我家百年前的北京舊照

来源: 石貝 2021-09-30 20:15:1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435 bytes)

這是我的父輩100年前在北京的老照片,照片的右下角寫著Peking Sept, 1921 至今整整一百年。圖中前排中間是我的祖母,右二是父親,那年他只有十歲,左二是五叔,後排左一是大伯父,其餘是父親的兄長及姐姐。這典型的北京四合院,座落在東城水磨胡同,不知現在拆了沒有,應該是在北京火車站附近。依稀記得父親早年曾提過,水磨胡同當年有很多來自廣東的人家居住,廣東人不懂北京話,生活習慣也有不同,住在一起當可互助。

 

父親是廣東人,並在香港出生長大,祖父在父親只有三歲的時候突然病逝,五叔是遺腹子,祖母帶著六個孩子,靠叔祖父的接濟,過著仰人鼻息的生活,想來十分艱難。當年祖母帶著五個孩子去北京,投靠已經在京工作的大兒子---我的大伯父,當時他在外交部供職,是駐小呂宋(今菲律賓)的外交官。豈知命運不舛,年紀輕輕竟歿於車禍。祖母惟有帶著其餘五個孩子離開北京,回到香港。

 

當年還沒有京廣線,從北京到香港不知要搭乘什麼交通工具,現在想起來真是難為了身為寡婦的祖母。後來父親和五叔發奮讀書,父親榮幸考上港大醫學院,但叔祖父不願為他交付學費,父親不得不北上廣州就讀於夏葛醫學院,成為一名醫生。五叔則考取庚子賠款赴美留學,之後供職於聯合國,可惜1968年才五十幾歲的五叔,因病去世。

 

說起來父親還真的跟北京有點緣分,當年十幾歲他在北京跟家人住過一個短時期,回港後生活照舊,廣州大學畢業後,作為熱血青年,他不屑回到殖民地香港,於是北上到上海,與母親共同開創事業。五十年代初為響應號召,支援首都醫學建設,父親帶領全家從當年繁華的上海,遷居到四處黃土飛揚的北京,這一呆就是28年,其中只有不到十年的時間與家人同住,大部分時間則是作為右派分子,被迫與家庭分離,在河北承德地區獨自苟活。

 

每個家庭都是一部特殊的中國歷史,每個人的一生也都各自帶著不同的歷史印記,百年前十歲的父親在四合院裡拍照時,怎麼也不會想到三十年後他與妻兒竟重返這座古城,然而,迎接他的卻是接二連三、一次比一次殘酷的政治運動,滿腔熱情化作一堆死火(父親曾於五十年代初至文革,自殺三次未果),傷透了心。不知是否命運的啟示,自從1978年父親離世,母親與我前後移居香港,之後再無歐陽家任何人定居北京,至今。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深切同情。 -gweipwu- 给 gweipwu 发送悄悄话 gweipwu 的博客首页 (56 bytes) () 09/30/2021 postreply 21:38:52

看到一百年前照片至今仍没反黄清晰如旧,让我想起90年代替人拍婚纱照时对冲印房的要求之一就是保证照片色彩一百年且相纸有防水泼功能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233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3:13:17

相片保存也很重要。泛黄可能是因为挂在墙上,长时间光照所致。 我家70年前的照片在相册中,大多清晰,没有泛黄。 -信笔由墨- 给 信笔由墨 发送悄悄话 信笔由墨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5:54:40

是的阳光是照片的大敌。美国人很注重家庭照,当台风/山火他们离家出逃时,带的都是自家父母/祖上的照片。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8:47:58

我当时给客户一张照片质量保证证书,这是其它同业所没有的。信誉第一!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8:57:05

聂兄当过老板啊。 -信笔由墨- 给 信笔由墨 发送悄悄话 信笔由墨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9:16:40

业余,业余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12:27:23

阳光是地球生命的源泉之一,但也是物质的大敌之一,是导致物质老化的因素之一。照片泛黄即是一种老化。 -信笔由墨- 给 信笔由墨 发送悄悄话 信笔由墨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9:15:36

现在只要一个U盘就行了。 -chufang- 给 chufang 发送悄悄话 chufang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10:45:36

所以沒錢賺。不久這個行業就要消失。现在还做婚纱摄影的可能就是最后一代人了。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12:29:43

提到小吕宋,让我想起文革抄家时闻名全国的”龙宫水晶宫”上海小吕宋帽店老板叶茀康,叶是浙江人也没去过菲律宾怎么会起个小吕宋的店名?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3:37:49

吕宋帽? -chufang- 给 chufang 发送悄悄话 chufang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5:42:48

可是这家——小吕宋帽铺 -信笔由墨- 给 信笔由墨 发送悄悄话 信笔由墨 的博客首页 (87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5:58:09

我也去看过这个水晶宫,满是龙啊凤的。 -chufang- 给 chufang 发送悄悄话 chufang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8:20:00

我也去看过多次,那时不用排队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8:52:29

毛时代的苦难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5:01:14

,罄竹难书 -kingfish2010- 给 kingfish2010 发送悄悄话 kingfish2010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6:33:32

如今大陆百姓生活确实提高很多,但当局如果不与“初心使命”切割,这份怨忿永难消解。 -壁上观- 给 壁上观 发送悄悄话 壁上观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09:23:16

深切同情 -meteormf- 给 meteormf 发送悄悄话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15:29:02

1921年应该有京广铁路了,只是没有武汉长江大桥 -ProfessionalEngineer- 给 ProfessionalEngineer 发送悄悄话 (92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16:09:21

家庭比什么都重要 -chunping- 给 chunping 发送悄悄话 (0 bytes) () 10/01/2021 postreply 19:41:00

加跟帖: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