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城论坛
+A-

原国家体委计划财务司司长鲍明亮回忆录:【贺龙元帅组建体委】

coach1960 2022-08-04 19:25:03 ( reads)

在1952年11月15日召开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上,通过了由贺龙任中央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的任命。
当时的中央体委编制才239人,设在西单未央胡同的体委机关,全班人马仅有从青年团中央调来的十几名干部,由荣高棠、黄中担任体委的正副秘书长。贺龙说这点人马不行,要调干部。


此后,贺龙即果断地起用了一批曾在部队和西南区从事过体育工作的干部到国家体委机关工作。他们之中,有一二○师战斗篮球队的老队员、西南军区司令部张之槐,志愿军某部政委张联华,东北军区空军某部朱德宝,内务部副部长蔡树藩,地质部干部王凌,原曾在贺龙身边做过保卫工作的武岳松,中共西南局宣传部副部长张非垢,西南行区体委李梦华,中南区体委办公室主任陈先,又从华北调来曹建纯,从西北调来董念黎,从外文出版社调来张彩珍。尔后,贺龙又调曾在联防军司令部搞过行政管理和后勤工作的金鉴萍,让他抓机关管理工作。

1954年大区撤销,因为新成立的体委非常需要搞计划和财务的干部,由贺老总点名把我从西北区要来,1956年初,任计划财务司副司长,兼任基建办公室主任。

贺龙同志的办公室在体委办公楼的二层,他经常来这里办公,亲自主持召开会议。他每次都亲临全国体工会议,每次都任全运会筹委会主任。国家体委的组织建设工作他抓得很紧,各司局的设置、人员配备,都是由贺老总亲自审批。1956年,国家体委的组织框架基本完成,各部门的负责同志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把这些人团结起来,统一思想,统一行动,他主持召开了两周党组扩大会议,做了大量工作,增强了党的领导,确立了以贺龙同志为首、蔡树藩同志主持常务的党组领导集体,使国家体委的各项工作迅速走上轨道。

蔡树藩同志是国家体委的常务副主任,荣高棠同志为副主任,张非垢同志任秘书长。

计划财务司下设计划处、财务处、物资处、器材处、统计处、劳动工资处和基建办公室。我到国家体委第一件事情就是编制五年、十五年规划。国家计委主任李富春同志对国民经济计划抓得很紧,各部门的计划工作必须指定党组一名主要成员负责。国家体委的计划工作由荣高棠负责,蔡树藩也经常亲自抓。到1956年初,基本完成了五年和十五年的规划。3月,国家体委向刘少奇主席汇报工作,其中主要内容是全国体育发展规划。这次汇报由蔡树藩同志带队,荣高棠、黄中、李梦华、王凌、王敬之和我共七、八个人参加。(编者注:蔡树藩,1905生,湖北省汉阳县人。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1年任红二十二军政治委员,战斗中负伤失去一只胳膊。长征中任红九军团政治委员。1936年至1937年任红三十军政治委员。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政治部副主任,兼任太行军区政治部主任。1948年任华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中共中央西南局委员、西南局职工工作委员会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劳动部部长、中华全国总工会西南办事处主任。1954年11月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中共七大代表、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1958年10月17日出国访问途中,因飞机失事在苏联卡纳什遇难。)


我们来到中南海,由执勤警卫带到少奇同志的办公室。少奇同志的办公室和宿舍在一起,是一幢两层的小楼,楼下是会议室、会客室和厨房,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我们在楼下会客室稍候,就上了二楼的办公室。这些房子陈设都很简陋,会客室一套很普通的沙发,其他都是椅子。二楼的办公室是两间小屋,摆着一个长条桌子,桌子两边全是椅子,没有沙发,长条桌的一头,有一张写字台,便是少奇同志的办公桌了。
我们一进办公室,刘少奇同志站起来和我们一一握手,笑着和大家说:
“体委是兵强将广啊!请坐!”


蔡树藩同志在延安时就认识少奇,见了面很热情。少奇同志指着蔡树藩同志一只胳膊说:
“你一只胳膊是记号,谁见了你面就想起你的名字,在延安,大家都称你是年轻的独臂将军,留下一只胳膊是让你好抓体育啊!”忽然,他又问:
“你的那只胳膊是蔡廷锴打掉的吧?”
蔡树藩同志笑了。(编者注:蔡廷锴生于1892年,广东罗定人。早年参加同盟会,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率领十九路军在“一.二八事变”后奋起抗击日军,领导了“淞沪抗战”。 1932年曾被蒋介石调往福建“剿共”,任十九路军总指挥。1948年1月在香港发起组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1949年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解放以后,与蔡树藩同志同在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任副主任。1968年4月25日,蔡廷锴在北京病逝。)


少奇同志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前门牌香烟,点着一支吸着,详细对每个同志询问了一遍,从名字、年龄、什么地方调来的,到工作经历和特长等。他问到王敬之时,说:
“看你的块头也像个飞行员,很好!国家需要大量的飞行人才!”


过去,我没有和少奇同志说过话,有时参加一些会议,也是听他作报告。这次我们几个人在他办公室直接汇报工作,对于我还是第一次。这次见面在很短的时间里,他给我留下一种简朴、诚恳、和蔼、没架子的深刻印象。我在准备汇报材料和来汇报的时侯,心里一直犯嘀咕,我是直接管计划业务的,怕万一刘主席问到什么问题我回答不出来,自己不好交代。因此,在来之前,我已经把计划中的主要数字和问题都背的烂熟。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有十分的把握,心里直敲小鼓。可是经过汇报前的开场白,我已经一块石头落地,不但不再紧张,反而无拘无束,感到非常亲切。

跟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