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城论坛
+A-

触摸美国 17 南希医生

孙燕 2022-08-04 07:38:05 ( reads)

 

触摸美国 17 南希医生

孙燕

斯蒂文森是华盛顿州的一个边陲小城,当时的人口大约两千人。南希医生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先生,初次见面就觉得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他是这个小城唯一的牙科医生,他德高望重,是小城的灵魂人物,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们去的时候他已经退休了。

找到房子之前我们在南希医生家暂住了一周的时间。这期间南希医生和他的太太给我们讲了一些他们的故事。后来从小城的居民那里我们又了解到更多他们的事迹。

南希医生年轻时曾在美国空军服役,转业后到华盛顿州立大学读书,毕业后成为一名工程师。那时他已经成家并有了孩子。由于孩子多负担重,工程师的工作收入不足以负担家庭庞大的开销,于是他在工作的同时攻读牙医专业。在工作与读书的双重压力下,他积劳成疾,最终身体累垮。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他突然累倒在路上,感觉自己就要死去,那种濒临死亡的绝望让他想了很多,那时他意识仍然清楚,但是四肢不能动。幸运的是一个过路人救了他,劫后余生的南希医生坚信这是上帝的旨意。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从此他立志要用余生帮助别人,将爱传递下去。

在小城行医的时候,他经常为穷人减免医药费,小城里的很多人都受到过南希医生的帮助。由于他的乐善好施,使得他牙科诊所的收入都不能维持他的大家庭开支。因此他自己办了一个农场,养了几十头牛,以补贴家用。

1975越南发生排华惨案,大量越南华侨被推到大海上,当时美国接受了大量难民,南希医生家一共收养了九个华裔儿童难民。南希夫妇将这九个孩子和自己的七个孩子一起抚养成人。后来南希医生还想方设法帮助这些孩子找到了他们的父母,并且为他们办了绿卡,让他们来到美国与孩子们团聚。作为寄养家庭他们还经常临时收养有问题家庭的孩子,其中有一个残疾孩子一直在他们家长大。他们家最多的时候孩子的数量达到二十多个。他们家实行军事化管理,孩子们排好值班表轮流做家务,各司其职,有条不紊。

南希太太跟我讲当时孩子们每天轮流洗澡,两天一次,大孩子帮助小孩子。她习惯了做一大家人的饭,光食物料理机她就用坏了好几个,可见她们家食物的用量是多么惊人。现在孩子们都走了,她做饭还有点不习惯了。孩子们穿的衣服也是她亲手制作,家里有一间屋子专门用来做衣服,当时她给我看的时候,房间里还堆着一些布料等物品。我可以想象得出当年这个超级大家庭的生活场景,是一个充满爱的热热闹闹的大家庭。

南希医生生活很简朴,房子里没有任何奢饰品,衣食用品都很简单。他们的房子在一座小山上,当时山坡上还有四头牛。院子里有一棵大梨树,每年会结很多梨子,南希太太都会做成罐头储存起来。她还给我品尝了前一年做的梨罐头。

那年秋天南希夫妇出门旅行几周,请我们帮忙照顾那几头牛,并告诉我梨子成熟后都归我所有,她不再做罐头了。我们每天开车去给牛喂草,给喂牛的水缸加水。每次去我都会看看梨子是否成熟,等着吃梨子。可是有一天我们发现梨树上的梨子一个都没有了,地上也没有。我们断定是有人过来都摘走了,我们失望极了。等到南希医生回来后,我把梨树的情况告诉南希太太,结果出乎我的预料。她告诉我是聪明的牛等到梨子成熟时用头把梨子撞下来吃了,她忘记告诉我们不要等梨子完全熟了就得摘,让我们空欢喜了一场。

我们在斯蒂文森住了一年的时间,搬走之前,南希医生将两颗实心的金牙送给我留作纪念,并告诉我如果遇到困难可以把它们卖掉,有事可以给他打对方付款的电话。他还说退休时他把所有的金牙和其它值钱的东西都捐给了教会,这是他仅剩的两颗金牙。我当时感动极了,无论以后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不会把这两颗金牙卖掉的,我要把它们作为传家宝好好保存起来,与南希医生的故事一起传给我的后代,并让他们把南希医生的爱世世代代传下去。

当时南希医生已经患腿骨骨癌,南希太太告诉我他晚上经常腿疼得无法入睡,但是白天在我们面前他丝毫也没有表现出病痛,他总是把美好的一面呈现给别人,把痛苦隐藏起来。在我们搬走一年以后南希医生就离世了,她的太太也在几年后患癌症去世。

搬到加州以后我们在后院种了两棵梨树,每年梨花盛开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南希医生和他的太太,想起和他们相处的日子,虽然短暂但是印象深刻,永远都不会忘记。

南希医生的爱是超越人性本能的大爱,是无私的,不求回报的爱。这是美国精神,这种精神得以传承才是美国伟大的真正原因。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跟帖(3)

luckyfin66

2022-08-04 12:03:58

同一年代,你写的美国人美国家庭和佩妮写的真是不同。那金牙,我以为是你先生公司的纪念品,没想到意义更深。

风铃99

2022-08-05 04:01:30

刚来美国时,一位华人牙医给我的牙做过几个金属牙套,也说过有难时还值些钱。当时只收了成本费。

风铃99

2022-08-05 04:08:15

牙医老夫妇不会说中文,还几次回中国福建家乡,给乡亲们免费治疗,善良的老人,令人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