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的那些不大的小事和不小的大事

来源: 2022-09-21 20:07:1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514 bytes)

据说,办公室不受欢迎的八种生物是——“无创意的鹦鹉,难合作的野狼,无适应力的恐龙,难沟通的贝类,过于死板的岩石,摇摆不定的墙草,没有理想的家畜,胡乱说话的孩子。”真精辟呵!职场一路走来,各种生物还都有幸碰上过,但今天想聊的是办公室里的一些不大又不小的事儿。

在[离职风波——山水总相逢]一文里,我的老搭档另谋高就了。这不,打锣打鼓,新人到位。

自打来了新的officemate, 新的气象也是日日跟进。墙上的自粘便条由前任的蓝黄系列转为甜蜜的嫩粉,桌上的小摆设玲珑可爱,空气中弥散着“香喷喷”。

对,我要说的正是这个“香喷喷”。去会议室开会吧,新同事人未进屋,我们就先闻到了那奇异香气;等到散会时,新同事人离开了,那些芳香族的化学小分子依旧在屋子的角角落落里游荡。几日前新同事曾问过我, “你介意我用的perfume香型吗?” 当时,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不介意”。对于“芳香”,谁会有仇啊?

然而一周下来,当这香味四溢得太多,扑鼻得过久,我开始有些困扰和分神,脑子也有点像我刚刚画好的waterfall plot一般,进水了。我首次意识到“花香袭人”的深刻含义。

按我的哲学,桂子飘香,馥郁浓厚,但攻击力度太强;惟茉莉的清新淡雅,若有若无,才能醉人心神。新同事可能不会理解这层意思,而我如果捅破这层纸,也会有些小尴尬。

哎,这事儿有些让人头疼。

说到气味,我忽然想起了另一个亚裔上班族常遇的话题。

记得在M大学工作的某日中午,隔壁实验室的美国美眉Margaret刚刚踏进休息大厅准备开饭,她的花颜便突然失色。“有问题有问题,我闻到了死耗子的味道。”她大声嚷嚷地宣告着。在座聚餐的华裔伙伴们的欢声笑语嘎然而止,他们看着焦虑的美眉,也跟着一起焦虑起来。大伙儿忙着起身,推移着休息室的几条长沙发,却没有发现那死耗子的蛛丝马迹,反正Margaret是抱着她的三明治逃之夭夭了。机智的老谭使劲儿地吸了几口气,若有所思地对大伙儿示意, “别忙活了,许是小丁同学的韭菜盒子的气味把Margaret吓着了。”哦,我们也恍然大悟。

从此,大伙儿心照不宣,韭菜馅饼韭菜饺子韭菜炒蛋就在公共餐厅消失了。接着,与<。)#)))≦和萝卜沾边儿的菜肴也陆续退出了餐桌……最后是怎么没味儿怎么来。己之所欲,若他人不欲,则勿施于人也,谁让咱们从小就受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熏陶呐。

最近,我也骚扰了一把办公室的左邻右舍们。不知咋的,我的右脚皮鞋的跟垫脱落了,那铁钉直击地面的声音还挺脆,走起路来的音响一重一轻,蛮有节奏的。恰恰这几日我的衣裙和这米色中跟皮鞋很搭,也就凑合着穿着它上班。终于这左侧的鞋跟也出了一样的毛病,行走起来的“得得”声格外闹心。啊哈,周末已经把它们请走,下周不扰民了*o*。

办公室的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记得我的第一任印裔老板Dr Singal,  做起学问认真严谨,与人相处也甚为谨慎稳重。去他的办公室讨论课题时,他总是把门敞开。那些年,学校正在严批狠斗某某教授对女学生的性骚扰,老板是搞事业的明白人,从不想惹来一身骚。

我在某M公司谋职期间,刚好遇到上司对一位很cute的同事很偏爱。长桌会议上,坐在一端的上司,会让执着的目光穿越过坐在中场的很多的我们,直达坐在另一端的小“cute”。小“cute”也是扬起面庞,一脸的娇俏。我们左看看,右瞧瞧,心想,“排排坐算了,何必这么费劲。”

网图

每年公司的职业培训都会给大家敲敲警钟,说的都是有关思想品德的大道理,但职场的很多潜规则,却需要我们慢慢去领悟。一言以蔽之,凡以自我为中心,没有意识到给别人添麻烦的行为都是不提倡的。

说了一圈,又回到新同事的“香喷喷”上,还是无解。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夹起尾巴,在夹缝中生存。 -Tree100- 给 Tree100 发送悄悄话 Tree10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3/2022 postreply 03:01:46

所以喜欢work from home啊。 -Yu-Yuan17- 给 Yu-Yuan17 发送悄悄话 Yu-Yuan17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3/2022 postreply 08:37:2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