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捷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挪威交响诗 (二)卑尔根—挪威灵魂的赋予者

(2022-09-16 12:39:38) 下一个

(弗洛阴Fløyen山顶登临送目)

卑尔根,挪威第二大城市, 是霍达兰郡(Vestland)首府,也是挪威西部最大的城市,坐落于挪威西海岸陡峭的峡湾线上,依山面海,北有峡湾之王松恩峡湾 Sognefjord),南临绮丽的峡湾之后哈丹格尔峡湾(Hardangerfjord),持王携后,冠有通往峡湾之门户的美称,是座风光妩媚的港湾之城。它曾在2000年被联合国评选为“欧洲文化之都”,这里气候温和多雨,亦有“雨城”之称。

此城由国王奥拉夫(Olav Kyrre)于1070所建立。十三世纪时,它曾经是挪威的第一个首都,之所以成为斯堪的纳维亚的一个重要城市主要是因为其干鳕鱼的交易。据说这种交易早在1100年左右开始。后来汉萨同盟(Hanseatic League 1356 1862)时期的德国商人在城中布吕根(Bryggen,意为码头)区域和挪威北部渔民每年夏天进行贸易,用欧洲谷物换取挪威的鱼干。由于当年的建筑及实物遗留承载了许多历史,布吕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79年选为一处世界遗产。

有心人可以看出在发现石油之前挪威是一个比较穷的国家,仅从它的房屋建设便可以看出这一点。由于处处是森林,木材生产丰足,成本低廉,而用石头搭建的房子并不多,规模也不大。由于木制的房屋容易着火,历史上卑尔根多次遭遇火灾。在1916年城市被大火烧毁了一部分。二战期间,它曾被德军占领。1944420日,一艘满载120吨炸药的德国货船在其要塞外突然爆炸,造成许多历史建筑损毁。因为卑尔根要塞(Bergenhus Fortress)是德海军的补给基地,盟军军后来又对其进行了轰炸,不少周围的建筑也遭到了破坏。不幸的是要塞就在布吕根边上,人们今天所看到的很多布吕根的古老建筑其实是后来修复的。

清晨我们的游城正是从布吕根开始的。天阴沉沉似乎欲雨,然而我心中还算淡定,没有特别担心去山上登临送目的计划泡汤,因为昨天山妖已经告诉我,今天上午无雨,下午出太阳。对此我深信不疑,我出来旅游从来敬畏当地神灵。

布吕根最有代表性的的景观是它那一排位于港湾北岸的木结构房子,他们以暗红色, 白色,和砖黄色为主,是地标性建筑群,摄影留念的地方(当然要拍摄这排木房子,码头对面是最理想的地方),其附近有教堂,博物馆,纪念品店、商店、餐馆和酒吧等设施。其中最古老,最高的建筑是双塔圣玛丽教堂。在一家画店我同店员聊起了Sissel Kyrkjebø 她是我最喜欢的歌星之一,生于卑尔根。只是她出生的地方不在此区。坦白说,来挪威之前我对挪威所知甚少, 但是我知道Sissel是挪威人。聼她唱苏尔维格之歌是一种超级享受。个人以为若要被冠以世界级歌星的称号,需要达到她的水平才可。在一个皮草店前,。挪威的美女整体水平如何?我有自己的观察,这里不展开讨论,留个伏笔。

逛完布吕根之后,我们去了卑尔根要塞。这是一处绝佳的防守要地,位于港湾出口的北岸,可以扼守住进出港口的航道。这里风景很好,地势较高,可以看到港湾南岸的全貌。这里最主要的建筑之一是哈肯大厅(Haakon's Hall),也据说它建于13世纪,是挪威中世纪最大的非宗教石材建筑。当然,我们不能将它同宗教建筑相比,因为古代人类的财富,特别在欧洲,大多都沉积在教堂上。也不能将它同罗马,希腊的建筑相比,因为挪威自古不是一个强国,也不是富有之地,它对世界历史的进程,也没什么重大影响,然而它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灵魂。

哈康国王大厅旁边的柔森康斯塔(Rosenkrantz Tower)建于16世纪,是从13世纪的防守古堡改造而来,以曾经的要塞总督Erik Rosenkrantz 的姓命名,内有地窖,塔身上层有开孔,可以架设大炮,控制港湾。从1740年起此塔被用于存放弹药,直至1930年止。

在要塞游走,大概率会遇到哈康七世国王的戎装雕像。他原本是丹麦的一个王子(187283日-1957921日),生于哥本哈根,曾在丹麦皇家海军学院学习。而后服役于丹麦皇家海军。1905年,瑞典与挪威的联盟解散。那是一个两国一王的联盟,由瑞典国王任联盟国王,从1814年持续到1905年。当时的卡尔王子成为了挪威的国王。二战时,德国胁迫他加入傀儡政府,而他拒绝了胁迫,流亡于英国。他对联合挪威各方抵抗组织,抗击德国的占领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直到战争结束,他才重回挪威。他受到了挪威人民的广泛拥护,其实在挪威多个城市能看到他的塑像。

原来缆车的出发点就在布吕根附近,所要登顶的弗洛阴Fløyen山虽然只有400多米高,但是顶部的景色非常,可以一览全城,港湾及周围所谓的卑尔根七座山。其实,如果你细数,不止有七座山,但这也无所谓。奇怪的是一些身着军服手持乐器的人同我们一同乘缆车上山。 刚刚登顶时云层还是相当厚的,没有一丝阳光可以透过。我不禁想起,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中的一句。“若夫阴雨霏霏,连月不开。” 如此就坏了,千万不能这样,神灵一定要给我一道阳光。远望天边的云层已被阳光穿破,从云行方向和速度判断,大概半小时后,这里将有部分晴天。正在拿著相机四处寻景,纠结著何时可以看到阳光时,背后突然传来乐队演奏的声音。原来刚才那些身着军装的人,是挪威海军军乐队队员。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在这里免费演奏,他们演奏了多个挪威乐曲。我们看了一场精彩的表演。期间一对老夫妇兴致突起,翩翩起舞。我这才想起格里戈先生所说的惊喜,他的学生们的确实给了我一个惊喜。

此时云层渐稀,太阳从其缝间照射到卑尔根城区,顿时眼前的色彩生动明亮起来。登临送目,正名城雨秋,天气初肃,千里峡湾如练,翠峰如簇。真是画图难足啊。王安石的《桂枝香·金陵怀古》一直在等待我的引用。我喜欢注目一支远去的小艇,拉着一条长长的水线,渐渐,渐渐地消失在天边。诗的灵感,我找到了!不对,是它冲入了我的脑海。

《临江仙》 卑尔根缆车行

雾封山顶清晨郁,卑尔根缆车行。欲登临纵目抒情。愿堪得暗助神灵?

挥手邀风来浩荡,快哉一刻开晴。观难尽美景盈盈。乐无及赋意勃兴。

山顶上有一个景观相当不错的餐厅Fløien Folkerestaurant,坐在那里享用美食是一种双吃体验,口食目餐,但是我们已经有了计划,去鱼市吃海鲜。于是便坐缆车下山去了。其实当地人不必花钱坐缆车上下,只要有时间,便可沿山路上下,而这也是一种锻炼。

当我从山上乘缆车下来重新回到码头时,天气已经基本放晴。我来到负有盛名的旅游景点-卑尔根鱼市来吃午饭。我们点了龙虾,帝王蟹腿,帝王王扇贝,海虾。和青口贝,他们的味道十分鲜美,特别是青口贝,完全没有土腥味道,滑润无比,新鲜可口。午餐是鲜美的,景色是鲜美的。这里的菜肴是西班牙式样的,服务生也是西班牙人。服务我们的是一位来自瓦伦西亚(Valenci)的女孩。当我用西语告诉她我去过她的家乡,她高兴地睁大眼睛。这家的面包非常好吃,女孩后来免费给了我们许多。在挪威打工的西班牙人应不在少数,我后来又遇到数次。饭后,我们在港湾徘徊了一阵。鱼市的马路东边有一尊塑像,人物是18世纪挪威文学家路德维希。霍尔伯格Ludvig Holberg。由于对他一无所知,我也只能看看而已。不知为何我想了起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其实他的小说内容同挪威没有丝毫关系。不料一个日本俳句的灵感瞬间触动了我大脑中诗的神经。

信与日有约,夏末雨城为我晴,满目景色明。

之后,我们又在城市中心,特别是托加曼尼根(Torgalmenningen)广场徜徉了一阵。这一带是林荫大道,两侧的建筑风格协调,整齐划一,排列井然有序。这里百货公司、高级旅馆、服装精品店与餐厅林立;尤其两家最大的百货公司:Galleriet Shopping Mall SUNDT motehus都位于此。广场的中央有个知名的水手纪念碑(Sjøfartsmonumentet),用以纪念数百年来活跃于北海的挪威水手。而后我们又去了高处的圣约翰教堂,不巧我们达到时,它不开放。

晚饭我们去了一家叫Spisekroken的餐馆。这家相当不错,其水平应该接近米其林一星,不过在这里吃饭需要预订。我们点了几个前菜,主菜点了鳕鱼和牛排,味道可圈可点。其实挪威整体的餐饮业水平都很高,有些像南非,当然这种总结式的话应该留到游记结束时说。

晚饭后,我们散步至城市的中心湖(Lille Lungegårdsvannet)边。这个不大的湖估计有5平方英亩。据说以前它的面积比现在大得多,只是随着人口的增加,人们不断的填湖造地,如今水面才缩小成了现在这个规模。挪威是一个非常节能的国家,卑尔根是第二大城市,然而它夜间的灯火并不很明亮,显然是为了节能。如此,它显得少了些张扬,多了些神秘。随后我们在城市中又逛了一阵,无疑这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城市。一个城市的夜间景色定义了这个城市的浪漫程度。

夜已颇深,意识到明天即将离去,一种轻轻的感伤混入了我依然亢奋的情绪。不能多停留一天,即便美丽请你。向北,向北,再向北。此次旅游计划被我称为猎诗计划,它超级贪婪,恨不得一网打尽挪威的美色,而它超级紧凑,强度甚高。在囘酒店的路上,我路过格里格集团公司大楼,侧面有一尊莎乐美Salome舞蹈的塑像(注:美女Salome在希律王生日宴会上舞蹈,宾主大喜。国王承诺她可以索取任何东西作为礼物,只要不超过半个王国。见圣经),好像它是我出窍的灵魂,忘情地在卑尔根街上舒展,一档舞蹈完毕,它将要求拥有整个卑尔根。

Bergen

-----Bjørnstjerne Bjørnson

As thou sittest there

Skerry-bound and fair,

Mountains high around and ocean's deep before thee,

On thee casts her spell

Saga, that shall tell

Once again the wonders of our land.

 

Honor is thy due,

"Bergen never new,"

Ancient and unaging as thy Holberg's humor;

Once kings sought thine aid,--

Mighty now in trade,--

First to fly the flag of liberty.

 

Oft in proud array,

As a sunshine-day

Breaks forth from thy rain and fog wind-driven,

Thou didst come with men

Or great deeds again,

When the clouds were darkest o'er our land.

 

Thy soul was the ground,

Wit-enriched and sound,

Whence there sprang stout thoughts to make our country's harvest,

Whence our arts exist,

In their birth-hour kissed

By thy nature, somber, large, and strong.

 

In thy mountain-hall

Learned our painter, Dahl;

Wand'ring on thy strands our poet dreamed, Welhaven;

All thy morning's gold

Ole Bull ensouled,

Greeted on thy bay by all the world.

 

With thy sea-wide sway

Thou hast might for aye,

Fjords of blue convey thy life-blood through our country.

Norway's spirit thou

Dost with joy endow,--

Great thy past, no less thy future great.

(待续)

布吕根最有代表性的的景观是它那一排位于港湾北岸的木结构房子

两张大的美女照片显示著她们在皮草装中的美丽

哈肯大厅(Haakon's Hall

哈康七世国王的戎装雕像

圣玛丽亚教堂

军乐队演奏,有一对夫妇情不自禁加入起舞。

鱼市吃海鲜

夏末雨城为我晴,满目景色明。

圣约翰教堂

广场的中央有个知名的水手纪念碑(Sjøfartsmonumentet

一个城市的夜间景色定义了这个城市的浪漫程度。

莎乐美Salome舞蹈的塑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捷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谢谢留言!挪威酒店的早餐太丰盛了,去过的国家里几乎没有之一。谢谢介绍Alan Walker。
捷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据说挪威生产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三文鱼。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美文美图!我2018年从奥斯陆经峡湾去的卑尔根,喜欢极了。市中心的海鲜市场吃了好多大虾。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培尔根还出了一个DJ叫Alan Walker。那里确实产艺术家。培尔根酒店早餐是我吃过最喜欢的,有鹅肝酱,有熏三文鱼。我喜欢挪威胜过瑞典。我2018年去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