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城新闻
+A-

复旦教师何以挥刀杀人?解读割喉血案背后中国困局

明白知识 2021-06-10 02:16:51

中国知名高等学府上海复旦大学发生血案。与其他无差别报复社会的恶性事件不同,复旦教师姜文华因被学校解聘而杀害上司。本科就读复旦大学,在美获博士学位,后又作为引进人才在复旦任职的他,为何堕落进杀人犯群体?本文解读高校“非升即走”制度,反思案件背后青年教师的就业困局。



命案发生后,姜文华在复旦大学被捕。(微博@冲锋号角)

近期发生了太多恶性事件,稍作回想,便不忍痛愤:

2021年5月22日,大连市劳动公园附近,一男子在人行横道前毫不减速,肆意撞击行人,造成7人死伤;

5月29日,江苏南京一名男子因感情纠纷行凶,当街驾车撞人、且持刀杀人,伤及7人;

6月5日,安徽省安庆市一名男子因家庭不顺,在商业步行街上实行无差别攻击,造成20人死伤。

他们都是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转而对无辜群体进行伤害。社会也许亏欠了他们,而他们却选择了报复整个社会。

与无差别地报复社会不同,6月7日下午,复旦大学教师姜文华因被学校解聘而恼怒,面对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的当面解雇,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网购刀具,将其捅死。

姜文华本科就读于复旦数学系,2009年在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获得统计学博士学位,后分别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从事博士后研究。

回到中国后,姜文华曾在苏州大学任教,未能续聘,又通过人才引进计划进入母校复旦工作。

而在复旦六年后,姜文华再次被解聘。

学历如此优秀的他,为何先后被苏州大学和复旦解聘,以至于竟然拿起屠刀,从高知人群,堕落进杀人犯群体?

这关系到一个人事聘用制度——“非升即走”(up or out)。

这种制度也被称为预聘-长聘(tenure-track),从美国引进,指的是高校聘用一位人才,先签订三年合同,三年后如果审核合格,就再签三年,也就是“3+3”。如果审核不合格,直接走人。

而在中国国内,这种审核很难通过、且受领导影响较大。比如,2018年武汉大学的第一批考核中,正式申报考核的48人里只通过了6个,通过率仅为12.5%。

其他42位都将面临被解聘的残酷现实。

现实是如此,有人能承受,有人会崩溃。在姜文华杀人事件中,网传其院党委书记王永珍涉嫌打压教师升迁,故而很多舆论都倾向于同情姜文华,同情他人到中年,却丢了工作,失去了原本属于平静生活的一面。

案件背后折射出的现实当然值得我们反思,但无论如何,杀人都是罪恶的,一份工作与一个生命,也不太适合放在同一个天平上去衡量。不管是什么原因,姜文华都应该选择比“杀人”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但我们也不应小觑“社会不公”所能给个体带来的巨大压力。个体是强大的,但也是极其脆弱的,往往一根稻草便能压倒一个人。

也许在姜文华内心,已没有什么有效途径可以解决他的遭遇,他想到的唯有“杀人”这个两败俱伤的办法。

姜文华在学术体制内两次被解聘,且人已中年,确实是人生的挑战。脱离学术体制,可能心有不甘、也有损尊严,而继续留在高校任教,下一次解聘又会发生在何时?俗言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就业问题,确实是整个社会的大问题。

而在学术体制内,导师决定制、领导决定制、非升即走等等制度所引发的惨剧事件已然不少:

2016年,中山大学博雅学院院长甘阳因拖延青年教师晋升被掌掴;2018年,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崇园因长期被导师王攀压迫,跳楼自杀……

站在这样的学术制度和现实下,人们对这位学霸青椒(网络用语,高校青年教师的一种自嘲性称呼)的惋惜也包含了对社会制度的反思。只是,人们在分析、同情、并理解姜文华杀人行为背后的原因时,是否又对死者过于冷漠无情了?

姜文华,一个从小成绩优越、远渡重洋深造的年轻人,在海外从事了一段时间的博士后研究后,终于选择回到中国任教。

可是辛苦耕耘了三年之后,他竟然无法继续留在母校。据传,姜文华目前处于离异状态,工作、家庭两失,几近一无所有,这对一个青年人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

现实留给姜文华的退路很少,但他是否又给死者留了退路?当人们在问他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有疑惑,也有一丝同情,但绝不是在为他的罪行开脱。

也许不久之后,姜文华就会被判刑,也许是死刑,也许不是,对于公众来说,法律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但法律交待不了它背后的社会问题。

将姜文华处刑,能够避免日后有更多姜文华出现吗?在一次一次的怒火被点燃时,要以什么来浇灭它?

恶性事件一次次地重演,人们只急于定罪、急于判刑,而忘了去追问,这个人何以成为今天的样子?何以在盛怒之下,将刺刀挥向对方,甚至挥向无辜的孩童?

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有这样一句话:

“我们都是好人,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老天爷到底要我们学到什么?”

是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然而,在惨剧发生后,去追问疑犯的动机和引发这一行为的社会因素时,多少会被义愤填膺之人指责这是在为疑犯辩护。

但是,允许为疑犯辩护,又是法律的一条准则。

法律上有“有效辩护”原则,它规定嫌疑人也拥有辩护权,有权请律师为自己辩护。即使是作恶者,即使没有任何律师愿意为其辩护,国家也设立了专门的法律援助制度,确保嫌疑人获得法律帮助。

在《我们与恶的距离》这部剧中,律师王赦曾为一名死刑犯辩护。死刑犯在地铁上实行无差别杀人,甚至死者中还有孩童,罪无可赦,可王赦仍选择为死刑犯辩护,即使刚走出法院就被人泼了一身粪。

当被告被执行死刑、自己这个律师却未收到消息时,他怒骂道:“为什么一个国家要这样粗暴地夺走一个年轻人的生命?他杀了人,他是应该死,但不代表一个国家的民主法治要跟着一起陪葬。”

是啊,一个人作恶,连带程序正义也为之陪葬,用实质正义来取代程序正义,最后的恶果,只能整个社会来承担。而那些以道德为前提,忽视程序的人,最终也不免成为作恶之人。

律师王赦在现实中也有原型,名叫黄致豪,是一位台湾地区的律师,他所辩护的死刑犯名叫郑捷,是个家境优渥的大学生。

2014年,郑捷在地铁中实行无差别杀人,在短短几分钟内造成4死24伤,其中包括儿童,因此引起众多台湾地区民众的愤怒。

在与郑捷不断的见面、交流,给他看受害者照片的过程中,黄律师逐渐感受到郑捷态度的细微转变,甚至郑捷还告诉他:

“如果早一点遇到你们的话,我可能不会做这些事。”

在TED的演讲中,黄律师也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愿意为死刑犯辩护,就是他想要追问:

“这些人到底有没有被教化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去追问一个犯人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怎样形成今天的人格,去“建构人格发展的历史”,这是一个律师、也是一个社会该做的。

可是,在黄律师还未调查清楚一切时,郑捷却已被突然执行死刑。

这个世界上有关于“死刑”的争论。在死刑之下,刑罚可以轻易地夺取生命,一颗子弹或是一剂药品,法院也可能在民愤之下仓促宣判、仓促处决。

可是一旦这个人死了,我们也就无从追问了。

你不知道他在那一刻为什么挥起了刀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刻他盛怒难却,一定要冲上街头,让一群陌生人与自己共死。

你更不知道,下一个这样的人,会在什么时刻出现?而你身边的人,又会不会成为刀下亡魂?

若能有更多的追问,我们才能够追根溯源地去看一个人的童年、成长、成熟,看到所有的偏执是怎么形成的,才有可能防止更多恶性事件发生。

而不是只看到那一刻,他挥起刀子。

我们所受的教育、学识都告诉我们,杀人不对,杀人无法解决问题,只是将你和那个人的生命、未来都终结了而已。

因此,社会不仅仅有责任追问,还有责任改变。

我们看到姜文华举刀刺向书记,看到他背后的非升即走制度,看到学术市场中的内卷压力,当我们看到了,就要试图去改变。

在《我们与恶的距离》最后,制作团队举起了一条横幅,上面写:

“没有人是局外人。”

我们都身在局中。

因为人人都在局中,人人都可能成为姜文华,人人都有可能出现走投无路的时候,所以我们更要去追问背后的原因,更要去改善背后的制度。

问题为何出现?

问题出现了,为何选择杀人?

只有我们搞清楚每个案件背后的原因,制度也得到相应的改善,人们才会相信法律,相信有合法的途径可以实现正义,才不会有人一次次挥起刀子,让暴力的魔鬼狂妄猖獗。

热门评论

模糊人生

2021-06-10 19:04:59

一方面拼命想要吸引海外高水平学术人员归国,另一方面不善待已经归国的留学人员。结果只能使海外留学生心凉,尤其是那些潜心学术,不暗国内复杂人际关系的海外学子。这样, 国内能吸引到的海归,要么本来就是官员的后代;要么在海外也混不下去,希望回国后能有所发展。

旁观者XWY

2021-06-10 17:07:00

党委书记本是专做人思想工作的,就像牧师倾听信众的告白,指点迷津。中共的书记们却成了主宰民众利益的官僚。尤其是习近平要东西南北中,党主管一切,书记成了一把手。

gnyd

2021-06-10 15:27:48

大学里设党痿书记干啥?党痿书记都该杀!

supermanpower

2021-06-10 10:38:00

在美国也混不下去被辞退回国的

好望角骆驼

2021-06-10 09:57:25

楼下翻墙毛又胡扯了

Do_u_read?

2021-06-10 08:38:17

此人精神有毛病,我认识他的博士后导师,就是因为他有比较严重的精神病,所以无法被雇佣留在美国。



老寓公

2021-06-10 08:33:05


在中国反对党委书记的决定就是反党, 没得你申诉。
从铁饭碗到不达标即走人, 两个极端。

Baobao6518

2021-06-10 07:58:37

逼急了,也不能杀人呀

问题哥

2021-06-10 07:22:05


老柏树 发表评论于 2021-06-10 06:00:19
。。。普林斯顿没拿到tenure,到下面一点的UCLA或Buffalo,是很自然的,大家都能接收。中国显然没有这样的金字塔。。。
=============

中国除了少数顶尖的大学和其所在的一线城市(个别除外,如科大在合肥),其他地方不论是学校的档次还是地域的资源都差太远,更有一个同族歧视的户籍制度,所以像美国是做不到的 。。。中国凡学西方,十有八九流于表面,仔细一看驴唇不对马嘴。

蓝色星期五

2021-06-10 07:20:07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2021-06-10 05:33:26
中国人还没有适应市场经济的现实,特别是这种搞数学的书呆子,根本无法忍受被开除或者解聘的打击。事实上,商品社会中,人们被炒或者炒老板是很常见的事,在美国一生中没被炒过的人凤毛麟角。

中国从一切全包终身的国家包办进步到市场经济,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和发展,是好事。大家逐渐习惯了市场就不会那么多怨气啦
———————————
你放猪屁
既然是市场经济,那大家应该享受同一待遇。可是事实上大学里那些领导享受的是公务员的终身待遇,还有一部分人能享受体制内的事业编制。而这个施暴者只能享受合同工的待遇。这是你说的市场经济吗?当然你也很可怜,只能在这里赚五毛,如果你有编制也早回去享受公务员的待遇了吧?

ddti

2021-06-10 07:10:45

从论文成果看,姜文华发表的论文不算多,但是质量还是可以的,除了与博导合作的论文外,几乎都是一作。他的重要论文成果如下:
  2009年有1篇AoS论文,被引用170次。
  2017年有1篇Stat论文。
  2019年在顶尖review期刊有1篇comment 、1篇Bernoulli。
  2020年有1篇EJS。
他的研究兴趣是:非参数经验贝叶斯、非参数回归、变量选取、多重假设检验。

老歌好听

2021-06-10 06:54:50

肯定很快就枪毙。中国政府希望此事被尽快遗忘。央视没有报道,警方通告措辞是“邯郸路某大学有人对同事怀恨在心而杀人”,而非“复旦大学教授刺杀其顶头上司党委书记”

yueli

2021-06-10 06:51:23

现实留给姜文华的退路很少,但他是否又给死者留了退路?
-----
这话不对,他之前肯定跟书记交涉过无数次,而没有解决问题,不断被打压被欺辱。书记但凡知道给别人留退路也不会强制送精神病院逼死女学生。

大黄鱼

2021-06-10 06:45:48

匹夫之怒,拔剑而起,流血五步。快哉!

问题哥

2021-06-10 06:44:36


焉能大困局 = 焉能不困局

InNorthTexas

2021-06-10 06:42:53

杀了一书记,
满朝捉海龟。

xinxin76

2021-06-10 06:26:54

知识分子不好管理,还让他们互相恶性竞争,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整个儿一搅屎棍吗?

逐风

2021-06-10 06:19:00

楼下相信是屎,中国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为什么搞市场经济是个进步?那可是退步到资本主义呀?

老柏树

2021-06-10 06:00:19

@pltc63:

美国绝大多数学校招人时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是期望你留下来拿到终身教职的。我们学校(州里的旗舰大学)这么些年没拿到tenure的屈指可数,我们系这些年走的(包括两个老中)全都不是没拿到tenure而走的。

招几个人,最后只留一个,是美国几个顶级名校的做法,而美国的金字塔建的很好。普林斯顿没拿到tenure,到下面一点的UCLA或Buffalo,是很自然的,大家都能接收。中国显然没有这样的金字塔,至少底层的流动很少,而美国底层的研究型大学,人的流动尤其多。

每一个系统是完美的,英国的这个系统的问题是万一招错人,你怎么办?留一个不合格或一天到晚惹事的一辈子?

charley3

2021-06-10 05:54:00

可惜,国进民退,市场经济禁不起政府的打压。

相信事实

2021-06-10 05:33:26

中国人还没有适应市场经济的现实,特别是这种搞数学的书呆子,根本无法忍受被开除或者解聘的打击。事实上,商品社会中,人们被炒或者炒老板是很常见的事,在美国一生中没被炒过的人凤毛麟角。

中国从一切全包终身的国家包办进步到市场经济,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和发展,是好事。大家逐渐习惯了市场就不会那么多怨气啦

jeff2012

2021-06-10 05:32:00

不管你多优秀, 没有打点领导想升迁也是不可能滴。

nyfan

2021-06-10 05:22:00

还是当假博士好

问题哥

2021-06-10 05:20:45


杀人放火本无奇
沪上血案人唏嘘
天朝到处鸟书记
朝野焉能大困局?



唯一MM

2021-06-10 04:52:49

书呆子被逼急了,也会杀人。
这得是受了多少冤屈啊?非常优秀的人,可惜了。
我不同情被杀那位,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一个书生忍不了了,想想被那个王书记欺负得尊严尽失的其他人呢,都忍气吞声多年,到了易燃易爆临界点。

老農夫

2021-06-10 04:43:14

個人認為這個系政委本身有很大的問題,在自己任內過度地 exercise power,沒有尊重對方。又或者本身對海歸有某些程度的抗距,以至事情越來越複雜,最後就是一個恐怖結果

pltc63

2021-06-10 04:27:28

英国大学没有美国这种制度,一旦入职(从讲师开始)就是终身教职,所以这种极端事件就没有,有人可能几年没有任何成果,但有可能是大器晚成,前两年英国的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是这样的。希望以后所有的国家都摒弃美国大学的这些陋习

猫猫哥

2021-06-10 04:24:37

大快人心

hongyeana

2021-06-10 03:43:32

回到中国后,姜文华曾在苏州大学任教,未能续聘,又通过人才引进计划进入母校复旦工作。
而在复旦六年后,姜文华再次被解聘。
虽为博士后, 姜文华的能力看来不行,或者他所学的数学知识应用面太窄,难于在用人单位发挥作用。留学回国的人因为留学的高成本往往对自己的期望值过高,更受不了解聘的打击。在北美。 拥有本地博士, 双硕士学位的人做Labour 工的大有人在,人们失去工作的概率比中国大得多

mirror1

2021-06-10 03:30:21

反思
对于正常的人
如果有任何其它解决问题的途径
哪个会选择杀人

groogle

2021-06-10 03:09:06

境外势力

三州之麋

2021-06-10 03:07:00

天朝怪现象:不光是咄咄逼人的人事书记,所有搞行政的如秘书、助理、会计、干事、科长、主任等都在专业骨干人士之上作威作福,隐患的歧视和不公正天天都在!

难为

2021-06-10 02:59:17

主要问题在于社会分配不公。

pandali

2021-06-10 02:40:53



颠来倒去反反复复说同一件事。。。

wx3000

2021-06-10 02:40:02

愚蠢的领袖没有本事让社会真正和谐。

空城之主

2021-06-10 02:39:56

王永珍的业障很重。个人见解,自任奕怡自杀后,他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maina

2021-06-10 02:38:00

一个人因社会不公而杀人叫做犯罪,一大帮人因社会不公而联合起来杀人叫革命。

空城之主

2021-06-10 02:35:09

不得要领。非升即走本身既没有罪恶也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民风的劣根,对上无原则讨好,对下蛮横无理,对周围精明过度。有了这个民风,什么办法都会走味。一个空缺可以招好几个,到了时间留一个滚一批,给当权者无穷的权力和培植亲信的空间。有心做学问的学不好这东西,胜出者必定是那些无心学术善于钻营的人,这也是中国学术界普遍造假的原因。看看张维为就知道中国顶尖大学的水平了。

泰傻

2021-06-10 02:23:03

此风不可长
书记不可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