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华日:中国重返全球 带来痛苦副作用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在北京的一个公共公园里,一名男子和男孩沿着为迎接农历新年而布满灯笼的道路行走。兔年于1月22日正式开始。 AP

在中国放弃“清零”欢庆头个农历新年之际,法国周刊《国际通讯》(Courrier International)1月21日刊登英国周刊《经济学人》先前针对中国的重新开放将如何扰乱世界经济的分析文章。

该篇文章开头写道,北京加速放弃“清零”政策将对增长产生重要影响。中国的重启将对价格、利率、原材料构成压力……根据《经济学人》的说法,并不能完全确定这种新情况对中国有利,对世界其他地区而言,也是如此。

文章续称,在将近三年的时间里,中国对外隔绝闭门度日。1 月 8 日,该国重新开放边界,放弃了其“清零”政策的最后规定。商业、知识和文化交流的恢复将产生巨大的影响。

开放初期,将是恐惧。在中国,病毒反弹来势汹汹。医院人满为患。尽管“清零”政策挽救了许多生命(无视个人自由),但中共当局并未准备好通过储备药物、为更多老年人接种疫苗以及采用可靠的方案来决定治疗哪些患者和在哪里治疗,以作为放松政策后的配套措施。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阻止病毒传播的话,未来几个月将有约 150 万中国人死于新冠病毒。

当下,世界其他地区虽对中国帮不上多少忙,却必须为中国共产党的这一重大转变带来的经济影响做好准备。这并不容易。中国经济可能在新年第一季度收缩。但经济活动以及中国对商品、服务和原材料的需求应该会急剧回升。 因为,泰国的海滩以及苹果或特斯拉等公司都会感受到这种影响,更不用说全球各地的中央银行了。中国的重新开放将是 2023 年最大的经济事件。

庞大的经济体

随着我们在这一年向前迈进,新冠病毒的大浪或渐渐地在减弱,许多患者将重返工作岗位。消费者和旅行者将能够更自由地花钱。如此庞大的经济体的强劲反弹意味着:仅是中国就可以推动全球增长的很大一部分。

文章接着指出,中共赌了一把。它希望人们不会基于其无能而变得更糟的悲惨生活,而是依照随后的经济复苏来评断政府。在年终讲话中,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习近平在承认前方“艰巨挑战”的同时,保证“希望之光就在前方”。他似乎急于摆脱大流行病,并指出 2023 年经济快速复苏的可能性。

中国结束自我隔离对于依赖中国消费的国家与地区来说,将是个好消息。泰国普吉岛的酒店和香港的购物中心此前都曾受到中国封锁的沉重打击。今天,旅游网站被未来的旅行者淹没。与放弃“清零”的前一天相比,2022年12 月 27 日在携程上的预订量增加了 250 %。

因此,经济学家预计香港的 GDP 将增长 8 %。不仅如此,中国消费的原材料出口商也将从中受益。按统计数据,中国购买了世界五分之一的石油,一半以上的精炼铜、镍和锌,以及五分之三以上的铁矿石。

痛苦的副作用

文章笔锋一转警示,然而,在其他地方,中国的复苏将带来痛苦的副作用。 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它可能不会转化为更高的增长,而是更高的通胀或更高的利率。中央银行已经在以疯狂的速度提高利率以对抗通货膨胀。如果中国的重新开放增加了价格压力,他们将不得不在更长时间内收紧货币政策。进口原材料的国家,包括许多来自西方的国家,最容易受到此类中断的威胁。

再以石油市场为例。随着欧洲和美国经济放缓,中国需求的增长应足以抵消其消费下降的影响。据高盛分析称,中国的快速复苏可能会将作为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推高至每桶 100 美元,比当前价格高出四分之一。众所皆知,能源价格上涨将成为抑制通胀的另一个障碍。

天然气的储备竞赛

文章又提到,今年晚些时候,中国的重新开放应该会让欧洲在天然气供应方面保持警惕。通过减少中国的需求,“清零”政策曾促进欧洲能在 2022 年以更低的成本填充其水库。而如今中国的强劲复苏,则将加剧液化天然气进口的竞争。

值得注意还有,对于中国自身而言,后疫情时代是不会回到原状的。许多投资公司现在将这个国家视为风险更高的赌注。外国公司更害怕看到他们在华的业务中断。许多人愿意支付更多的金钱到别处去制造他们的产品。对中国新工厂的投资似乎正在放缓,而将业务转移出中国的公司数量却在增加。

这篇基于《经济学人》的分析文章最后指出,当中国官员努力消除损害时,他们应该记住一些历史事实。

中国上一次伟大的重新开放,是在毛泽东时代(毛 1976 年去世)不堪负担的生活重压之后,带来了爆炸式的增长与繁荣:商品、人员、投资和思想开始流通,双向跨越过中国的边界。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都从中受益。

运气好的话,当前中国的重新开放将会成功。不过,中共在疫情期间煽动的偏执和仇外心理肯定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新中国这次的开放程度如何,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延伸阅读:中国的重新开放加剧全球抗通胀难度

来源:华尔街日报

就在有迹象显示全球通胀放缓之际,中国经济经过多年的严格疫情防控后重新开放,引起了人们对于这是否会再次推动物价上升的疑问。



随着中国经济重新开放,上周五香港的顾客为农历新年买花。图片来源:TYRONE SIU/REUTERS

就在有迹象显示全球通胀放缓之际,中国经济经过多年的严格疫情防控后重新开放,引起了人们对于这是否会推动物价再次上涨的疑问。

许多经济学家并不太担心,只是说最初的不确定性将使美联储等一些央行面临的情况变得复杂,这些央行

已在通过加息促使经济增长放缓,以此来对抗通胀。

随着国内经济复苏,中国可能会消耗更多能源,进而会给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带来上升压力。而与此同时,中国的重新开放有望缓解供应链瓶颈,使工厂能够提高产量,解决在2022年助推通胀上升的一些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种影响可能会相互抵消,但这种交互影响或让各国央行有理由在关注中国带来的影响时,更长时间地保持较高利率,即使世界上其他地区正面临潜在经济衰退。

华盛顿特区研究机构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执行官Leland Miller表示,中国将成为全球通胀方面的一个不确定因素,而美联储对此基本无能为力。

过去三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政府对国内不少城市实施了防疫封控并收紧边境限制,以防止新冠病毒蔓延,此举人为压制了经济增长。2022年,中国的石油进口连续第二年下降,整体经济增长率降至3%,为数十年来的最慢增速之一。

中国政府去年年底突然取消疫情防控措施,这导致新冠病例数猛增。外界预计,一旦这波疫情过去,中国经济将强势复苏。有华尔街经济学家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或更多。

疫情期间数次受困家中的中国消费者去年积累了超过2.2万亿美元的银行存款,这应会刺激消费增长。

中国通胀上升的苗头已然出现,不过通胀水平仍远低于欧美。热门旅游地区的酒店房价已大幅上涨,去年12月食品价格环比上升4.8%。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最近表示,预计中国日益增长的石油需求将推动全球石油日需求量升至创纪录的1.017亿桶,远超疫情前水平。

据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的经济学家称,如果中国重新开放的势头持续,到今年年底,可能会推动布伦特原油均价从目前的约82美元/桶升至100美元/桶。油价上涨将意味着汽油和货运成本增加,包括在最近汽油价格大降的美国。

中国的工业和化工生产商对天然气的需求也可能成为一个问题,在欧洲国家争相确保更多能源供应之际推动价格上涨。

而通胀原本似乎正将放缓。去年12月,美国通胀率连续第六个月下降,英国通胀率连续第二个月走低。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二十国集团(G20)同比通胀率去年11月下降,这是2021年8月以来G20通胀率首次下降。

即使油价随着中国重新开放真的达到每桶100美元,也将远低于2022年的高点,当时油价最高触及每桶130美元左右。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和其他地区经济增长减弱对油价的抑制可能超过中国对油价的提振。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大宗商品经济学家Caroline Bain在最近与客户举行的一次线上研讨会上表示,接下来几个月,随着美国和英国进入放缓期,需求方面会有些让人失望,中国的复苏无法将此完全抵消。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政府组织的媒体参观期间,京东在北京的一个仓库。图片来源:MARK R CRISTINO/SHUTTERSTOCK

经济学家说,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可能维持平稳。中国政府在此前的金融危机期间曾批准基础设施刺激计划,推动了对从铜到铁矿石等金属的巨大需求,但这一次,中国在大规模支出方面比较克制。作为需求主要来源之一的中国房地产市场仍处于严重低迷状态。

与此同时,中国的重新开放可能有助于缓解供应链问题造成的通胀压力,此前的疫情封控曾多次干扰工厂和港口运作。

一项衡量从中国主要港口出发的集装箱运费的指数同比下降了80%,达到2020年夏天以来的最低水平,基本上回到了疫情前的常态。

荷兰央行行长、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诺特(Klaas Knot)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中国的复苏最初将引发通胀,部分原因是该国与别的国家争夺液化天然气供应。

但诺特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复苏也将逐步消除一些剩余的供应瓶颈。因此,我不太确定是否会引发通胀。”

法国兴业银行的经济学家目前预计,中国的任何通胀溢出效应都不足以改变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路径。但他们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即中国的能源需求回升或许较他们的预期提前到来或者更强劲,进而可能迫使美联储比预期更积极地加息。

中国的重新开放很可能至少会阻止其他国家与地区的通胀像原本那样回落。汇丰控股(HSBC)亚洲经济研究联席主管Fred Neumann表示,仅这一点就可能迫使各央行在更长时间内维持紧缩货币政策。

“去年,中国的情况让美联储的工作变得较容易,”他表示,“今年,中国的重新开放会加大美联储工作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