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牛了个大逼!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友情提醒:

此篇文章可能有点幽默,建议不要在吃饭时阅读,笑得呛到、咳到,造成不良后果,本人可不负责哦~



颁奖礼上。

姜文一把夺走礼仪小姐手上的奖杯,走上领奖台。

杨澜都惊了。



要知道,这奖不是颁给他的。

是颁给葛优的。

哪怕代领,你也得按照流程,先请颁奖嘉宾,再颁奖,再发言。

谁能想到,姜文这个流氓,完全不按套路来,拿了奖杯就走。

杨澜手忙脚乱,"等会儿,人家还没给您呢。"



可他完全无视。

何炅好不容易稳住他,问:"这戏里,葛优、周润发都提名了,没您,是怎么回事?"



姜文咧着嘴乐:

"反正我也没提名,我先上来,照片拍了,到时候以为我得奖了呢,哈哈哈。"

说完举起奖杯。



之后替葛优说感言。

本来应该严肃以对,正儿八经感谢一圈。结果,他慢吞吞地,模仿起了葛优。

"接不住,感谢姜文导演们~"

像模像样,幽默指数爆表,满堂大笑。

姜文彪悍已久。

他行事大无畏,自成一统,无视江湖"控场王"的引领,也不care所谓情商高不高。



他不仅嘲笑黄渤长得矮,还调侃他的名字太"色情"。



"你这名字,不太严肃。‘黄’嘛,还‘勃’?"





然后想了一下,再问黄渤,"你那有三点水的吧?"





得到黄渤确认后,他才释怀,"那还好点。"

黄渤竟一时无言以对:"看得出来,姜文老师确实有点文化。"



再有一回,有记者问他:"你25年前合作的搭档,巩俐也来了,私下有没有合作交流?"‍‍‍‍‍‍

好好一个问题,结果被他回答得蔫坏。‍‍‍‍‍‍‍

他说:

"......有好剧本,这合作就有意义。

如果没有,非觉得咱俩得合作,那就不用拍呗,就找地儿合作就完了......"‍‍

记者听得目瞪口呆。



姜文的人生,是动物凶猛的人生。

也是纯爷儿们的人生。

他从幼年开始,就与生猛、彪悍、桀骜、匪气......等关键词,联系在一起。‍‍‍‍‍



他的家风是,能用武力解决的,绝不哭哭啼啼。



"我妈成天拿我爸开心、玩儿,不会用糟心的方式对待生活。"



一家人嘻笑怒骂,热气腾腾。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人,能是省油的灯么?

上大学,他就捉弄人。‍‍‍‍

他是中戏80届的。



那一届的男生,特闹腾,时常扰民。有人投诉给街道。姜文知道后,乔装成工作人员,去举报的人家里家访。‍‍‍‍‍‍

"怎么回事呢?说来听听。"

人就说。

说了东南西北,说了子丑寅卯,他来一句:"成,相不相信组织?相信就别闹了,等我们落实这个事儿。"‍‍‍‍‍‍‍‍

人家一直信以为真。

如果你以为他只恶作剧这么一回,那就小看他了。他是生命不息,作妖不止。



那时候,中传有部电话机。

没人看着的时候,这帮人就乱打一气。

当时还是学生的姜文,乱打电话。经常打电话到北京电影制作厂,装作是号人物,找喜欢的男演员安震江。‍‍‍‍

结果真通了。

人安振江问:"找谁呀?"

姜文镇定自若:"找一下安震江安老师。"‍‍

接着,他用安振江的口吻,把他在电影里结结巴巴的台词(安振江扮演的是个结巴),背了一遍。‍‍‍‍‍‍

安振江懵逼。"哎,你到底谁呀?"

姜文又背了一遍。‍‍

气得安振江骂娘:"你TM是中国人不是?!"‍‍



姜文还有个喜欢的演员,叫赵丹。特别神往。模仿起他的声音、形象,都是一绝。

有一回,他又给北影厂打电话。‍

这一回不找安振江了,找马精武。‍‍‍

通了。

马精武问:"喂,谁呀?"‍‍‍‍

姜文这小子,开始模仿赵丹的声音说:"是马精武吗?小马?"‍

"哎哟,您哪位呀?"‍

"我的声音您都听不出来呀,我姓赵呀。"依然是赵丹的语调。‍‍

马精武愣了一两秒,"哟,这不是赵丹老师吗,您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呢?"‍

接着,两人就在电话里,热络地聊了十几分钟。

你就说这人,打小就这么能折腾,简直了。‍



那时,他虽在中戏,名声远扬校园外。之后不知怎么地,谢晋去学校找到了他。

坐在他宿舍等。‍



姜文当时在食堂吃饭,一堆人跑来告诉他:"谢晋找你。"

他当然不信。‍

"卧槽,TM哪个谢晋啊?!"

"还能是哪个谢晋,导演谢晋,最大的导演谢晋。"

他不信,心想,这帮孙子肯定耍我,我不能上这当。毕竟自己耍人耍习惯了,担心这也是套儿。

同学急得不行,是真的,真的。

他越发慢悠悠地走,显得自己心里门儿清。

结果到了宿舍一看,果真是谢晋。姜文顿时慌了。但面上不能露出来,还得装,问:"怎么着这位?"‍‍‍‍‍

谢晋说:"有个剧本找你。"

剧本是《赤壁》。

"你打算让我演谁啊?"‍‍‍‍‍‍

谢晋问:"你想演谁?"‍

姜文翻了一圈,觉得都没劲。他才二十,演不了曹操的枭雄感,也演不了诸葛亮多智近妖的劲儿。‍‍‍‍‍‍‍‍‍‍

只有一个人觉得有意思。

曹操整顿军纪时,借了一颗人头,咣当给砍了,杀鸡给猴看。其实那人没啥错。戏不多,就两三场。但他就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

谢晋说:"呦,不错,你还真知道选角色。"‍‍‍‍‍‍‍‍‍

但后来《赤壁》没拍,拍了《芙蓉镇》。



姜文演秦书田。‍‍‍‍‍‍





一举拿下了百花奖影帝。

以及金鸡奖影帝提名。

一出手,就这么牛逼,姜文真的有点东西。

有东西,就容易拽。‍‍‍‍‍

拍《末代皇后》,还是一新人呢,到处给妆发提意见,这么弄,这么弄。

人说:"哎,你哪那么多主意。"‍‍‍‍

拍《本命年》,他有一场戏,是抽着烟,站那看人台上跳舞。他提了一意见:"这有没有一根柱子啊?"

谢飞说:"你可真够挑的,哪有演员还要柱子。"

他说,这样靠着柱子抽烟,"利落吧唧看人唱歌。"‍‍‍‍‍

还指导摄像,要这么拍,那么拍不成。

谢飞导演被他弄烦了,嘲讽他:"你这么牛逼,你自己导得了。"‍‍‍



但你以为姜文会怂吗?

不可能。

一个江湖传闻是,拍《寻枪》时,陆川被他气得蹲在墙角抹眼泪。



他也不知哪来的底气,年少轻狂,丝毫不顾江湖规矩。‍‍‍‍‍‍‍‍‍‍‍

1987年拍《红高粱》,他才24岁,去莫言老家高密体验生活。也是因太有主意,和张艺谋对着干。

张艺谋也是头倔驴。不让步。

他又怼不过张艺谋。

气得不行,连干一大碗高粱烧。‍‍‍‍‍‍‍‍‍‍‍



趁着酒劲,把莫言家的一只暖瓶打碎了。

这是莫言家最值钱的家当。

一家人心疼得不行,莫言至今都耿耿于怀,"你TM还没赔我家的暖瓶。"‍‍



‍‍

拧巴归拧巴,这人确实有才,几部电影,大获成功。

他也成了角儿。

有一个换煤气的管理人员想见他,使阴招儿,故意不给他父母换煤气,说:"你让姜文来。"‍‍

姜文就去。

到了那地儿,那人说:"来,唱一段吧。"‍‍‍

姜文拎起地上的煤气,一抡,一扛,飚了一句:"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当时胡同里有不少人看着,直乐:"这才是大老爷们。"

姜文处世,向来直来直往。

不爽,则干你娘的。



与人合作是。

采访也是。

每次接受采访,对于记者来说,都是对阅历、技巧、天赋的考验。



因为他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让子弹飞》上映时,一位女记者在专访姜文时抱怨:"哎,脑子很累, 它的情节老在高潮处......"

姜文是这样接话的: "你不喜欢高潮吗? 难道你只喜欢前戏?如果你觉得累,也有情可原,毕竟是2个小时的高潮。"



后来又有女记者问:"你怎么这么轴?"‍

姜文不解:"我哪里轴了?"

记者解释:"你拍了这么多电影,也没见你降低一下标准。"

姜文的接话简直细思极羞:

"……你想让我降到哪里?"

听到最后谁还不明白啊,这个老混蛋在找场子呢……



姜文什么话都敢说,什么都敢提,当甲方时,当然也让人吃尽苦头。



这种苦,久石让懂。

那年,姜文拍《太阳照常升起》,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久石让。



他请久石让来做电影配乐。

久石让本以为,小菜一碟。

但拿了样片一看,姜文把要配乐的地方,都放上了莫扎特的《安魂曲》。

说:"我的要求就是,你比他写好一点就行。"





久石让一听,蹭地一下站起来,出去了。

费了好大劲,平息了怒气,回来说,"你在说什么?这可是莫扎特的音乐。"



姜文说:"那差一点也行。"





久石让又蹭地一下,窜出去了。什么叫差一点,我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全力开干。‍

结果交出了神曲:《太阳照常升起》

音乐出来后,姜文喜欢得不得了。

后来拍《让子弹飞》,他又去找久石让。"哥们,再做一个音乐。"久石让这回怎么也不干了。‍‍

吃了个闭门羹,姜文也不气。

不是不做吗?我还拿你没辙了不成?不可能。我这就把《太阳》里的这个曲子,重新用在《子弹》里。‍‍‍‍‍

于是,我们就在《子弹》里,看到了这一幕。

此处求久石让心理阴影面积。

但久石让,绝对不是在姜文这吃哑巴亏的第一个国际友人,更不是最后一个。

这么多年,姜文说:电影是我的副业。

主业呢?

网友替他回答了。

——"汉语文化输出大使"。在海外推广中文。



姜文拍过《纽约,我爱你》中的一个短片,在他的调教下,安迪加西亚抽了一口中国烟后,用蹩脚的汉语说出三个词:

"谢谢,卧槽,不靠谱。"



这是姜文推广汉语的开端。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2017年,姜文参演《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



即使是客串,他也没有浪费这次向外国友人普及汉语的机会。



"原力"在剧里,是一种神秘力量。

但你瞧瞧他教里兹说的是啥。

"原力就是,真tm的好。"



里兹信以为真,如获至宝,到处"文化输出"。

不知道现在他知不知道自己被骗了。

而要说到姜文最出色的学生,当数昆汀。



昆汀在一次访谈上说:"so cool(很酷)",翻译成普通话叫"牛逼"。



一开始主持人不明觉厉,跟着点头。



等到昆汀告诉他,"牛逼"其实是母牛的生殖器官。



他听完愣住了,不禁"肃然起敬"。



他不明白。



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部位会被中国人用来表达"酷"。



哪里cool了?

有啥好cool的?



昆汀向他解释。



有个中国导演告诉他,因为"so big(超大)!"



相关视频在此。

建议大家一定不要吃饭时看,会笑喷。

弹幕上全是:

"姜文都干了什么?"



"姜文出来挨打!"



"姜文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这个没有证实是姜文教的。



但昆汀还原的语气和动作,你说,中国电影人中,除了姜文这么生猛又一肚子坏水的,还能有谁?!









可能姜文太"硬"了。



他对"gay"这种偏中性的词非常敏感。



有一次记者问他:"我们就在想你生活中是不是也有柔软的一面?"

姜文马上反击:"你想说我是不是gay,这套儿下的。"

记者澄清:"这从来没有怀疑,不是。"

姜文说:"你还是怀疑怀疑吧,任何事都要打一问号。"



后来被影迷叫"文文",他竟然生气地骂街:"操!"



姜文永远都是一副荷尔蒙爆汁的硬汉模样。

但这样雄伟的直男,有时候,却gay里gay气的。



早在90年代初,他就演过大太监"李莲英"。



也不知道是不是演李莲英意犹未尽。

他没拍《末代皇帝》,却接了《末代皇后》。

这还不算什么。之后,陈凯歌要拍《霸王别姬》,找到他,让他演段小楼。



姜文看了剧本。

不干。

非要演程蝶衣。



陈凯歌脑补了一下姜文演程蝶衣的样子,无法接受。死活不答应。

姜文也倔。

不是说我演不了吗?我这就扮给你看。

他在家鼓捣半天,给陈凯歌发来一张虞姬照。

呶。

就是下面这张。



而定妆照,是这样的。



我就问你啥感觉?!

胖友们,咱只能说,五体投地拜谢陈凯歌。‍‍‍‍‍‍‍‍‍‍‍‍‍‍‍‍‍‍‍

幸好他坚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能想象姜文版程蝶文出场的场面?



"老子tmd是女娇娥!"

"你tmd的给老子解释一下什么叫tmd的一辈子。"

"一辈子就tmd的一辈子!少一天都tmd不叫一辈子!"

"今日我来这台戏,就为了三件事:京剧!京剧!tmd还是京剧!"



这样的程蝶衣,能看出心理创伤啊朋友们。

有时候很费解,你姜文这么一个气喘吁吁的大直男,为啥对这样的角色,兴趣这么浓?

而且,这人结婚后,居然乐于调戏其他男人。



轻抚彭于晏的腹肌。



把彭于晏衣服扯开,拍胸。



为了拉人进组,给周润发写情书。



发哥看完差点哭了。

"我虽然知道,他也有老婆了,但心里还是有点害怕,我本以为姜文会对我有什么企图……"



给葛优也写。

称呼葛优为优优。

在信中,对葛优说:

"吾兄片中虽无艳星共枕,但有愚弟陪床。"



葛优同样吓得半死。

但进了组,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还是被姜文给睡了。

虽然是在剧里睡,哈哈哈,但你看葛优这表情,很强颜欢笑啊同学们。‍‍



现在一想,窦文涛一声"姜姐姐",真的道尽一切。





发哥说,姜文结婚了。

是。

结了两次。

但他最为人称道的,却是两段婚姻之前的一段感情。



对方是刘晓庆。

有夫之妇。

拍摄《芙蓉镇》时,天雷勾地火,不得了,死活要在一起。



拍摄时,两人就已火花四溅。



一场长达4分钟的雨中吻戏,谢晋喊了两遍"卡"都停不下来。







问题是,这段感情是不伦的。

姜文成了小三。



刘晓庆的丈夫陈国军知道后,吃安眠药自尽。



没死成,他就找上门,让姜文把两人的事情写下来。

姜文不大乐意。





陈国军就拿把折叠刀威胁他。



姜文没怂,写了六大张。

交给陈国军后,姜文想了想,又在纸上补上一句:"因为我爱她。"





这些故事被陈国军写进了《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2002年,刘晓庆出事。

一夕之间,从明星,变成阶下囚。

人人避之不及,身边鸟兽四散,一个人都没有。陈国军因离了婚,也没出现。

只有姜文,忙前忙后,动用各种关系,使出浑身懈数,拿出所有钱去帮她。‍‍‍

他找到北京最牛的律所,希望四大著名律师为她辩护。‍‍‍‍‍‍‍‍‍‍

这是当时律所的人说的:"姜文找到了我们的一位领导,希望为刘晓庆找到最好的律师,所有的费用都会由他来支付。"‍‍‍

2003年,他给刘晓庆送去一方丝巾,上面绣了一只苍鹰。‍

因为刘晓庆曾鼓励过他,"即使它在空中停止拍动翅膀,依然还会在天上飞翔。"如今,他也用来鼓励她。

2003年8月16日,刘晓庆出狱。

在门外等着的,没有他人。

只有姜文。

他的重情重义,可见一斑。从道德的角度,他不该爱上刘晓庆。但从人的角度,他无可指摘。

后面娶周韵。

也是极尽呵护。

这一点,我们从他的电影,就能看见一些端倪。

姜文电影中的女性角色,向来被质疑为被物化过重,内核单薄,只作为客体,来承载男性的需求或幻想。‍

他常常从欲望视角,去拍摄女性的身体。

比如,米兰的屁股。



陈冲的屁股。‍‍



许晴的屁股。‍



刘嘉玲的胸。



她们作为性符号出现,作为男性附属存在,以完成导演的叙事和表达。‍‍‍‍‍‍‍‍‍‍‍‍‍‍‍

但她们之中,没有一个角色,呈现过智慧或作为人的个体魅力。‍‍‍‍‍

没有人有真正的抗争,甚至自我。

只有性吸引力,被放大和审视。

但周韵不一样。‍

她在姜文的任何电影中,都是美丽、嘹亮、诗意的。

有一回,记者采访廖凡,他说,周韵每部电影里扮演的都是奇女子。‍‍‍

一句话,概括所有。

比如《太阳照常升起》里被诗化的疯妈。



《让子弹飞》里飒爽的花姐。



《一步之遥》里敢爱敢恨的武六。



《邪不压正》里美丽侠气的巧红。



都是无欲的。

是一个提纯了的艺术形象,是神性的,不曾被侮辱,身体也不会被强调。

在《太阳照常升起》里,陈冲是欲,周韵是诗。‍

属于欲望本体的女性台词是:‍‍

"我就是要你摸我......我一闻到你,我就说不出来的激动,不行,我觉得我要休克。"‍

属于神性符号的女性台词是:

"阿辽沙,别害怕,火车在上面停下啦,他一笑,花就开了。"‍‍‍‍







两厢对比,偏爱明显。

不止如此。在姜文的镜头里,她在屋顶念诗。



她在阴暗混乱的鹅城,像个孩子一样,吹着一朵羽毛。



她奔跑的铁轨开满鲜花。



她和霞光万里站在一起。



镜头代表了导演的眼睛。

他看见什么,代表了他的审美,代表了他的爱与欲。

他者负责肉身,周韵作为灵性。

每一部,均是如此。



所以你看,姜文对老婆的爱,在镜头里就已经浓得扑面而来,更不用说,平常那些电影之外的恩爱瞬间。‍

他会说:有她在,我才能睡得着。

他会公然表示:听媳妇儿的。‍‍

他会蹲下身,替周韵系鞋带。也会在周韵参加活动时,因担心她羞涩,忽然出现在现场助阵。

姜文作为演员,作为导演,才华勿庸置疑。‍‍

作为人,作为男人,同样可圈可点。

这样的姜文,注定是号人物。

而且是号响当当的人物。

不论你从哪个角度,对他解读。也不论你看过他多少戏,有什么样的定义或解构。‍‍‍‍‍

都不得不像昆汀一样,竖起大拇指,由衷说一句:‍‍‍

姜文,确实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