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的丧,与傅首尔无关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在我看来,《再见爱人3》最闹心的两个人莫过于张硕和老刘。张硕已聊过(王睡睡们请听好:“有爱的家庭”未必能教出好大儿),今天就来重点谈老刘。

老刘和傅首尔是三对嘉宾中最大的熟脸儿,得知他俩来参加节目,最开始网络上有两种声音:一个是为赚通告费来表演的,另一个是“女强男弱”果然不可行。

不然还能怎样呢?他俩之前不挺好的吗?

女的强势,男的温吞;女的能说,男的话少;女的能干,男的自娱自乐。彼此互补、天作之合,大家都把傅首尔在《奇葩说》的吐槽当变相秀恩爱解读的,到头来你说你们走不下去了,如果不是“公开行骗”,那就只能是“女强男弱”喽!毕竟是男权社会的大背景,口号喊得容易,实际操作不易,正常。

所以这是我一开始表示最没兴趣的一对。不就是傅首尔小嘴叭叭一说再换个剧本嘛,我有这功夫直接追个剧呗,谁要看你们这种转折生硬的烂俗剧情。

可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猜到了傅首尔,没猜到老刘,老刘的沉默简直震耳欲聋。

他一言不发,却似乎憋了一肚子的话;他满身丧气,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偶尔发一次言,也总在自我反省,像是在吊着最后一口气扮演好一个懂事的丈夫。

正如太过懂事的孩子令人心疼,懂事的丈夫也会让人心生怜悯,让人忍不住揭开角色的面具,看看他的内心世界到底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所以在最新一期“谈心局”里,一向沉默隐忍的老刘忽然猛男落泪,把万千网友看得五味杂陈,弹幕区直接泪流成河。

相比之下,傅首尔状态要好太多,她对事业有明确的规划和期待,对于伴侣老刘也比较豁达,不会如王睡睡那般偏执,硬把伴侣拉向自己所期望的标准。

当听到嘉宾说“老刘现在爱自己更多,把首尔排在第二位”时,她立马大方表态,通过爱自己找到生活的动力、增强做事的执行力,这是好事啊,如果分开能让他变好,那么没有问题啊。

所以这对夫妻的观感,特别像是通情达理的妈妈带孩子来看心理医生。

“因为孩子现在吧,对学习和生活都提不起兴趣,没成绩不说,人也不爱笑了,跟自己也没话讲了,每天都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阴郁沉闷。所以特别希望各位老师能帮忙看看,他这是怎么了,怎么才能让他好起来,我这做父母的,啊不,做老婆的,又应该从哪方面改进下……”

就这么个情况。

离婚不离婚的是其次,关键是老刘要好起来,否则,就算离了婚,他也没办法全情拥抱接下来的生活。

他说自己每天的生活就是机械循环,对于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傅首尔想利用自身资源帮他重新扬起事业的风帆,他也总坚持不下去。

都说老刘身在福中不知福,那确实有点。他比大部分人都幸运,最起码物质不愁,最起码并不缺少向上走的台阶,问题在于他自己,已然失去了向前冲的动力和享受当下的热情。

那么,他的动力和热情去哪儿了呢?

被掩埋的不羁少年

老刘这个人,其实一直挺矛盾的。

在成为傅首尔老公前,他是一个浪漫青年,蓄长发,爱唱歌,爱打游戏,想必脑中也拥有很多不着边际的想法。

遇到傅首尔之后,他剪掉了长发,戒掉了游戏,还当着公司同事的面,给打算携手共度一生的人唱了一首《better man》,向全世界昭示着自己“洗心革面”的决心。

听来很浪漫,因为他在为爱人做改变,并向对方给予面对未来的信心。

但换个角度看,那多么像一场告别仪式啊,他毅然斩断所有的浪漫情怀,以为那样就可以切掉不符成人世界的羽翼,轻车熟路成为一个合格的大人、称职的丈夫、靠谱的父亲。

这就是老刘的矛盾之处,他内心住着一个没浪够的少年,但同时又是一个超我很强的人,对于“什么年龄应该做什么事”“一个好男人就要有担当”等约定俗成的规训深深认同,所以当他意识到成人世界单一冰冷的标尺容不下天真浪漫时,能够特别自觉地在没有任何胁迫的情况下“挥到自切”,以残缺的自我献祭属于自己的成人礼。

包括他会找傅首尔这样的媳妇儿,也是“杀死一部分本我,服从超我”的内心投射。

他没有挑漂亮的、个性的、娇娇嗲嗲的,而是选了一个能干、节俭、有责任心、适合过日子的经济实用型老婆,认识三个月就结了婚,因为这就是他的第一志愿啊,一个能更好地帮助他进行自我切割的伴侣,一个能更大力地将他拽入成人世界的引领者。

《better man》算是两人的定情之作,却暗含着很深的自我否定,即,以前的我不够好,所以自此之后,我需要变得更好才对,眼前的她就是我努力的标杆。

通过节目可以看到,老刘这种自我否定和自我反省的动作一直延续到今天,他内心的冲突与分裂始终都在。少年向“正确和成熟”的奔赴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义无反顾,那些被埋葬的“天真浪漫不靠谱”,从未真的死去。

笨拙的好男人

即使在傅首尔没红的时候,老刘在这个家里的光彩也并没有很夺目,不然就不会有傅首尔那些半开玩笑的吐槽了,包括但不限于:

小房子装修,他负责量尺寸买地板,结果量多了小半个房间,买了一堆多余的地板,花了很多冤枉钱;

老刘想买一顶200块的帽子,傅首尔跟他大吵一架,因为当时经济紧张,他父母都患癌,家里还有孩子要养,他却要买一个非必要品,女方觉得这太奢侈、太自私了;

傅首尔手机出了问题,她让老刘帮忙把照片导到电脑上,老刘答应了,结果后来发现并没有,再一问,老刘压根没做这件事,这大概也是傅首尔多次强调执行力问题的原因,她觉得老刘人是好人,但有拖延症。

很明显,他体内“少年的游魂”时不时都会跑出来刷个存在感,先是200块的帽子,后来又用六万块卖球鞋(据说赔了),感兴趣的基本都是这些“无用之物”,跟老婆傅首尔的实用家做派截然相反。

他的拖延症,很可能也是被压抑的“少年情怀”对抗超我的下意识表现,“少年”在用罢工的方式强调自身的存在感——“你多看看我呀,都跟我呆在一起呀,肆意的少年凭什么要把时间花在这些琐事上?”

他对傅首尔的配合不力,全部都是对超我隐隐的反抗。努力把自己按到“正确”的轨道上,并不能让他真的快乐。

一个内心不够快乐、自我接纳不充分的人发挥不出自身才智,总是把事情搞砸,也是很正常的事。

作为‘合伙人’,傅首尔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豁达,她对老公开玩笑似的吐槽是带有一些失望的,不然也不会在节目里讲出这样的心里话:他爱你,跟能否用实际行动给你提供更好的生活,绝对是两码事。

她甚至说,如果自己真出什么事儿的话,想要去拜托照顾父母和孩子的不是老公,而是一个信得过的朋友,因为他觉得老公能力不足。

女强男弱

一个心有余而力不足,学做大人做得好辛苦;一个攒够失望、放下期待,越发成为了自叹靠不上谁的女超人。

这是从一开始就存在于他们婚姻中的矛盾。

但在彼此差异未拉开时,一切都还好,因为那时家里的主要矛盾是经济、是孩子,双方都为生活忙得焦头烂额,来不及思考太多精神困惑和情感问题。老刘也尚能对这个家的运行与发展使上劲儿,老婆的抱怨总归是一种需要他的变相表达。

等傅首尔红起来之后,矛盾就被激化了。

女方成为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她的赚钱能力到了老刘不论如何努力都赶不上的程度,她依靠老刘的必要性越来越低,老刘唯一价值感的来源也被就此切断。

此外,傅首尔一直是老刘心中的超我代言人嘛,他为之向往,也为之所压迫,这下子超我强大了,他的自我压迫、自我否定也就越发严重。

所以老刘怎么可能不消沉?

他迷茫,拿掉了风里来雨里去赚钱养家的脚本与角色之后,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不晓得接下来要进入一套怎样的程序开启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他自卑,榜样强大到他追不上,枕边人的强越发映照出了他的弱,然后他会觉得自己怎么使劲儿都没用,他会觉得自己不被需要,他会觉得面对世界有很强的不配得感,所以干脆封闭、停滞。

什么都不做,不就不会出错、不会失败、不会给别人添麻烦了么?

他的生命力早已被自己贴上了负向的标签,所以做任何事情,他首先想到的是破坏,而非成就,想想都没劲,干脆原地踏步。

所以面对老婆的腾飞,他怎能毫无感觉?

场外嘉宾黄执中分析得特别对,他不是毫无感觉,他是觉得自己不该有感觉,他不允许自己有感觉。

悠闲,舒坦,不可能,习惯性提醒自己“我应该如何”的人是没办法欣然躺平的,一个内心超我很强大的人是没办法轻易抛开世俗眼光的;

怨恨,不可以,还是要做一个称职而懂事的好老公呀,不能歇斯底里,不能给老婆瞎添乱,她现在可是名人,我怎么能做那个给人使绊子的坏人呢?

一条又一条的“我应该”磨掉了老刘的“坏”,他在攻击性全无的同时,也失掉了对生活的热忱,身边人都觉得他好,却又因感觉不到他的快乐轻松而压力山大。

To be a better man

怎样算是better man?懂事、靠谱、赚钱能力强?

不一定,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当老刘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定义better man的时候,说不定他就能够理直气壮地软饭硬吃了。

可如果他始终放不下世俗意义的better man对自我的严苛要求,他的生命力就一刻不得解除封印。

希望这个节目可以成为他重新发现自我的契机,并且我觉得,那次落泪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李静说,当年老刘心甘情愿做改变是因为爱首尔,今天死活不愿再做出改变是因为更爱自己。

聪明的李静点明了他好人外衣下的“自私”,然后他就哭了。

他说,他呆在舒适区,什么都不愿意做,其实是为了自己,而并不是在为家庭付出,原来这么多年自私而不自知。

这样的觉察是很珍贵的,能够稀释掉他身上的一些苦情感,不再将自己的选择和行动归类于付出和牺牲,就不会总是向另一半讨回报,对他人的怨气就能少一些。

当一个人的眼睛不再往外看, 就能更好地专注于自己的需求和感受。

不过他立马就开始自我批评、自我反省了:我这么多年给老婆孩子带来了很多负能量,他们也挺不容易,我真是不应该,我真的好差劲……

看来延续多年的惯性动作真是很难绕开啊!

这两年的舆论风向都在强调女性主义,说女人要爱自己,要摆脱各种焦虑与束缚,可越看老刘这样的例子越觉得,男人或许才是被传统规训捆绑更深的物种吧~

张爱玲说,中年男人一睁眼,发现所有人都在靠自己,自己则无所依靠,那样的心情应该是十二分的疲累和无奈吧?

但当彻底放假、不被指望时,内心又是空落落的,完全浪不起来,而开始埋头回味起辛苦奔波时的充实与满足。

套子里苦闷,套子外无所适从,放浪形骸做自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缥缈如童话。

可是在后现代的当下,还是希望每个个体都能勇于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所以,老刘是会释放出心底的少年,在一番尽情的不靠谱之后重塑一个全新的自我呢,还是回到婚姻最初时的老角色,再次成为一个被需要的丈夫和父亲呢?

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