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医生因转发同情巴勒斯坦言论,突遭停职…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资料照片: 2023年11月28日以色列特拉维夫区医疗中心: 人质家属等待即将获释的人质

11月24日,四位联合国独立人权专家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呼吁结束加沙地带的暴力与袭击,呼吁人道主义停火,或批评以色列政府的政策和行动,都被错误地等同于支持恐怖主义或反犹太主义。这抑制了艺术表达和言论自由。不过他们同时也指出,目前世界很多地方的反犹太主义言论和不容忍现象也在急剧增加。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加拿大网站change.org上最近出现了一项请愿签名活动,要求“恢复葛义朋(Dr. Yipeng Ge)医生的原职,展开对渥太华大学医学院的调查”。该请愿始于2023年11月18日,截止本星期二下午3点,已有92,785人签署。

葛义朋是渥太华大学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住院医生,现已被该大学医学院停职。上述请愿书提到:“葛义朋医生被停职侵犯了他作为渥太华大学学生的权利,也体现了渥太华大学对巴勒斯坦暴力问题的选择性沉默。”

请愿书呼吁渥太华大学撤销对葛义朋的停职,并为未能在对葛义朋及其他渥太华大学学生(他们被不公正地否定了自由表达的基本权利)的调查中执行正当程序而道歉。请愿书还呼吁对给予葛义朋停职的决定及应为此行动负责者进行彻底调查。

渥太华大学发言人杰西·罗比肖(Jesse Robichaud)在回答CBC记者关于葛义朋是否被停职以及原因为何的问题时,表示已收到关于一位住院医生涉嫌违反职业准则的投诉。他还说,在一个委员会审查此案时,已采取了“临时措施”,尽管他没有说这些措施具体是什么。

罗比肖还表示,大学医学院研究生专业道德委员会将研究该住院医生是否违反了内外科医生协会关于社交媒体的政策以及医学院有关专业伦理的政策。不过,该住院医生“在此过程中将继续获得全薪和福利”。

葛义朋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发布支持巴勒斯坦的帖子,包括批评他所称之为“对巴勒斯坦民众的种族隔离”以及“移居者殖民主义”。葛义朋在X(推特)上最新一个帖子发表在11月13日:“哈曼·阿罗博士,一个拒绝离开他在加沙阿尔·沙法医院病人的医生,星期六在以色列空袭中遇难。”

本月早些时候,渥太华大学家庭医学副教授约尼·弗里德霍夫(Yoni Freedhoff)博士,关注了葛义朋的多个帖子。他认为葛在其中一个帖子里“明确地将犹太复国主义与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灭绝等同起来”,而他另一个帖子则暗含消灭以色列国的意味。

据了解内情并说自己代表葛义朋(但要求匿名)的加拿大医生告诉美国之音,葛义朋是11月5日被停职的。关于葛义朋与约尼·弗里德霍夫之间关系,他说,弗里德霍夫是渥太华大学一位教工医师(staff physician)。两人以前并未直接在一起工作,但偶尔会分担一些病人的照看。作为教工医师,弗里德霍夫博士被要求在大学领导层内部提出对于学生(如住院医生)的任何不满。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在公共领域用“不可接受的评论(vile comments)”来攻击葛义朋。

这位匿名医生还说,葛义朋在国际医疗卫生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包括他在巴勒斯坦的工作。“作为一位在关心边缘人群方面拥有广泛国际经验的医生,葛义朋一直是杰出的卫生倡导者。他的同事们钦佩和尊重他的工作,选择他作为加拿大医疗协会的全国住院医生代表。作为卫生倡导的突出人物,葛义朋为受压迫民众发声,就像他为生活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巴勒斯坦人民所做的,”他说。记者曾发电邮请葛义朋谈谈他在巴勒斯坦的经历,但到截稿时间尚未收到回应。

加拿大女王大学历史系兼职助理教授赖小刚博士认为,葛义朋这么年轻的人,已经到了这么好的位置,但他“说一些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非常复杂,把自己的前程给耽搁了”。

“住院医生也是医生,因此与普通学生不同。葛博士不理解医生在西方民主开放社会中特殊的地位。医生不仅是精英,还带有“leading position”的意思。作为医生,对周围患者有很强的影响,自然就是领导者(Leader),并且涉及到权力、政治。而加拿大社会具有多种族、多宗教的特点,作为医生对政治问题需要有特别高的敏感度,并需要有特别高的处理问题的技巧。葛义朋冒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发表其观点,表明他在政治上不成熟,且没有领导能力,”赖小刚说。

持有MBBS学位、曾在巴基斯坦信德省医院工作多年、已经移民多伦多的赛义德·戈哈·阿里对谈论与宗教、政治相关的问题表现出谨慎。不过他说,葛义朋博士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是他个人的想法,他认为这与对人权的侵犯有关。赛义德又说:“商业是商业,一杯茶是一杯茶(a business is a business and a cup of tea is a cup of tea)。大学管理层不应该因为他在政治或宗教事务上的观点将他停职,他应该没违反大学的规定。”

加拿大基督教传道人艾伦·张认为:学生可以在社交媒体上评论加沙冲突,人人都会有政治觉悟。他个人是鼓励学生们参与讨论,这样可以知道别人怎么看待这种不可能有统一答案的政治辩论,由此可以拓宽自己的视野,找到与其他文明、文化和平共处的方法。关于公开发表支持巴勒斯坦的言论是否应谨慎的问题,他说:“西方社会普遍亲犹,反犹的人是少数 - 就跟在中国你要是唱美国好会被人揍一样”。

关于渥太华大学对葛义朋采取的措施,赖小刚博士认为是对他善意的提醒,而非惩罚。“学校这么做是非常稳妥的,”他说。“葛义朋博士作为rising star’,以后求职应该也不会受影响,因为加拿大这么缺医生 - 不过以后大家都记住他了。”至于网上请愿,他认为对渥太华大学的态度会有影响,但影响不大。

葛义朋是渥太华大学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住院医生,今年是他在该校学习的第四年。依据加拿大医疗协会(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网站上的介绍,葛义朋在安大略省滑铁卢长大,已获得医学博士学位(MD degree)。他为多个全球卫生组织工作过,包括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总部)。2020年,他作为加拿大官方青年代表参加了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以及第58届泛美卫生组织指导理事会。

到截稿时,约尼·弗里德霍夫博士、渥太华大学发言人都未回应记者的采访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