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为中国肺炎疫情感到多担忧?”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北京一家儿童医院外排队等候看病的儿童和家长。(2023年11月27日)

中国在过去几个星期再度爆发肺炎流行,中国北方地区多个城市儿童肺炎病例猛增,医院人满为患。中国政府再度向民众释放可防可控的宣传,但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早就难以相信中国政府的宣传,因此,“我们要为中国肺炎疫情感到多担忧”这个议题本身便可能成为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国际问题、政治问题和医学问题。

富有中国特色的国际问题

由于中国共产党政府隐瞒疫情或自然灾害信息多年来已经成为稳定且强力的政策,再加上四年前中共隐瞒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进行误导性的天下太平的宣传,导致全球百年未遇的疫情大流行,造成上千万人乃至数千万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说,仅在疫情头两年就造成接近1500万人死亡),中国这次发生肺炎流行再度在中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引起强烈的关注和不安。

在全世界仍在奋力挣扎摆脱上一次灾难性的疫情大流行之际,这一次会不会又有什么厉害的疫情在中国出现,中国政府是否又在进行隐瞒和误导性宣传,致命性病毒或病菌是否会再从中国传出給全世界带来又一场灾难?

尽管中共当局努力向全中国和全世界宣传这次主要是发生在中国北方的儿童肺炎流行可防可控,局面在当局的掌控之中,但鉴于中共当局先前不良的宣传和行为记录,“我们要为中国爆发肺炎感到多担忧”就成为亿万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共同担忧的问题,也成为各国媒体相关报道的主题。

应对情况不明的疫情对民众、政府、科研界、医学界都是严峻的挑战,这种挑战对医学界尤其严峻。在情况不明的疫情发生时,众人/公众依赖医学界提供切实的解说和指引。但是当医学界的专家们自己也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医学/流行病/传染病学专家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安慰公众,尽力提供解释,减轻他们的焦虑,同时也提醒公众情况不明,要谨慎小心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视频截图显示北京西城区儿童医院候诊室里挤满了等候看病的儿童和家长。(2023年11月27日)

中国肺炎疫情的医学问题

在世界各国千百万人为中国爆发新的肺炎疫情而感到焦虑之际,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四位流行病学研究者(C Raina MacIntyre,Ashley Quigley,Haley Stone,Rebecca Dawson)11月26日联名通过英语世界由专家向公众普及人文和科学知识的网站《谈话》(The Conversation)发表文章,标题就是,《我们要为中国肺炎疫情感到多担忧?》。

新南威尔士大学这四位学者都研究生物安全以及流行病追踪和预警。他们向世界各国公众陈述了医学界目前对中国最新的肺炎疫情已有的了解,在试图缓解人们的焦虑同时以尽量不造成新的焦虑的方式提醒公众要注意观察疫情新动向。

四位学者以“可能导致这一波呼吸道疾病增加的病原体是什么”为题展开他们的陈述。他们列举的可能的病原体是:

——支原体(致病菌,可以造成呼吸道感染;自今年6月以来在中国造成肺炎疫情;通常可以用抗生素治疗,需要住院的情况不常见;然而,在台湾有报告显示支原体的抗生素耐药性很高,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它会导致更多的人入院);

——流感(新冠疫情流行头两年因佩戴口罩和实行社交距离等措施流感发病率不高;在社会恢复常态之后,流感发病率容易升高;流感症状在五岁以下的儿童以及老年人当中最严重,这可能是造成大量儿童去医院的原因);

——呼吸道合胞病毒和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RSV对儿童也可能造成严重影响,就像流感一样,它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头两年里几乎消失,但现在它又广泛流传。腺病毒可引起一系列综合症,包括胃肠炎和流感样疾病,据报道也是造成中国当前疫情爆发的原因之一。有报道称,儿童呕吐,还有儿童接受静脉输液的照片,可能是因为肠胃炎导致脱水);

——新型冠状病毒(也可以导致肺炎,尽管在儿童中不多见,但该病毒在儿童中导致的死亡率高于流感,这或许是大批病儿出现导致医院人满为患的原因;此外该病毒还可能导致免人体疫功能失调,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其他感染症状多发,其中包括链球菌和支原体感染);

——合并感染(人们可以同时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和其他细菌或病毒,这也可以解释当前肺炎疫情的严重性。一项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和支原体的共同感染非常常见,并会导致更严重的并发症)。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四位学者在列举目前中国肺炎疫情可能的病原体之后写道:

”如果没有查出眼下的肺炎病例激增的已知原因,那将給我们造成更强的担忧。但一些病原体已经发现,这让我们确信我们面对的不是一种新型病毒。我们最担心的具有大流行潜力的病毒是禽流感,它可能会发生变异,变得容易在人类中传播。

“中国过去一直是禽流感的震中(发源地),但(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毒株)H5N1的传播已转移到美洲、欧洲和非洲。尽管如此,今年中国仍报告了多起人感染各种禽流感病毒的病例,病毒毒株包括H3N8、H5N1、H5N6和H9N2。”

四位学者在文章的结尾写道:“新病毒的威胁正在增加,通过呼吸道传播且严重到足以引起肺炎的病毒造成疫情大流行的可能性最大。目前没有迹象显示中国的情况出现新的疫情大流行,但我们应该时刻识别和关注未确诊的肺炎聚集性病例。早期预警系统为我们提供了预防下一次大流行的最佳机会。”



资料照:上海封城后一名女子从围栏后向外张望。(2022年4月13日)

医学问题与政治问题的纠结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四位生物安全和流行病专家联名发表的《我们要为中国肺炎疫情感到多担忧》一文单纯是从医学/生物学的角度来解说。但在政治统帅一切包括统帅医学和流行病学的当今中国,单纯从医学/生物学的角度来解说中国正在发生的流行病显得有明显的缺失。

显然,这四位学者或发表他们的文章的网刊《谈话》的编辑认识到了这种缺憾,于是在他们的文章中间附加了美国研究机构新英格兰复杂系统学院的流行病学和健康经济学学者丁量博士在社交媒体X(原先的推特)上发表的系列贴文。

作为流行病学学者,丁量博士在其系列X贴文中也列举了新南威尔士大学四位所列举的当今中国肺炎疫情的可能病原体,与此同时,他也对中国官方媒体明显的、有可能是误导性的新闻宣传表示担忧。他写道:“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将当下的肺炎疫情归咎于‘流感、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但又做了进一步的说明。他们不承认任何未知的疫情来源……只是这三种病毒吗,还是在掩盖其他的东西?”

丁量博士还写道:“我听到(中国)许多内部人士告诉我,政府当局告诉中国医生不要报告任何数字,不要对患者进行测试,也不要报告任何测试。这听起来异常耳熟”;“中国是疫情爆发极端和疫情社会影响极端的地方。去年冬天,尘埃落定后,专家估计,由于疫情防控措施突然取消,有二百万到三百万人死亡,情况坏到了极端。希望这个冬天不会一样。”



北京一家儿童医院候诊室内挤满患病儿童和家长。(2023年11月23日)

毫无悬念的政治统帅疫情

中国现在又发生呼吸道感染流行病,北方大批儿童感染,医院人满为患,国际间也在关注,世界卫生组织要求中国提供更多的情况。但跟新型冠状病毒四年前初起时相比,这一次中共当局控制舆论的做法似乎有所不同。这一次当局没有杀气腾腾地追查谣言或训诫医生,中国网络上似乎也还没人就这个话题因言获罪。

2019年年底,2020年年初,中国的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全面爆发,最终酿成祸害全世界也严重祸害中国的疫情大流行。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和分析家们大都认为,导致这种祸害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中共领袖习近平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其主要特征是在疫情初起时,在最有可能控制疫情蔓延的时候释放天下太平的假消息,惩戒包括医生在内的敢于发出预警的人。

在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虚假的安全感中感染病毒、病毒疫情大扩散之后,习近平当局再采取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所谓疫情清零政策,动辄封门、封楼、封小区、封城、封省、封公路港口。在此期间,生病的人即使急需医疗也不能去医院求医,只能死在家里;无数企业为此破产;无数的人陷入贫困。

习近平当局声言中国的疫情防控政策取得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成功,但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中国当局所发布的疫情死亡病例的定义过于狭窄,大大低估了疫情死亡人数。在以大规模隔离封锁为特色的疫情清零政策难以为继之际,中共当局又无预警地在一夜之前撤销一切防疫措施,导致中国形成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超级集中感染,导致大批人死亡。中国当局随后了采取拒绝公布死亡数字的强力措施应对大批死亡出现的局面。

在这次肺炎疫情到来之际,中共当局似乎没有采取强力的封口措施,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中国公众发布的文字和图片,诉说和显示北京和辽宁等地医院就诊儿童人满为患。这种现象应当如何看?

在加拿大的作家和中国观察家盛雪看来,外界对眼下中国正在发生的肺炎疫情还有很多未解之谜,但有一点则是毫无悬念,毫无疑问,这就是:中共当局把一切敏感的话题政治化,其中当然包括疫情话题。

盛雪说:“对所有的不管是人为的灾难还是自然灾害,中共态度都是尽量隐瞒,尽量遮掩。到了实在不能隐瞒、不能遮掩的时候,它也会给出它认为是对其政权伤害最小、影响最小的一种说法。我们经历了很多这种情况。比如说萨斯期间,萨斯爆发的时候,中国政府也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不是去赶紧处理,不是給民众赶紧发出警报,或者是调动医疗资源予以应对,而是想尽办法去封口。”

盛雪还表示,在2002年年底,中共隐瞒萨斯疫情导致疫情扩散,全世界受害,加拿大也死亡了40多人。世人以为中共政权会接受一些教训,但没想到到了2019年来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共当局非但没有接受教训,反而是变本加厉封锁信息,酿成了全世界百年未遇的瘟疫大流行。

对这一次中共当局在信息封锁方面的不同举措,盛雪认为中共任意剥夺公众知情权的心态没有丝毫的改变,其手法的改变也只是为了它自己的方便。她说:“这一次中共的舆论控制不能像2019年、2020年年初用那样直接和暴力的手段。它当时使用那种手段也給它带来了相当多的国际间的批评这样的负面影响。它现在想先用一种比较柔性的手段,能压就压,能控就控。”

对中共操控信息流通的能力,盛雪说,人们应当知道,中共当局对它所在意的信息可以控制到密不透风,中共对信息的垄断是全方位的。

与此同时,中国以及全世界的医学研究者也一直在惊叹和哀叹,在中共当局2019年年底以传播谣言为名传唤训诫李文亮等8名武汉医生私下相互警告即将到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后,全中国就没有医生再敢在没有得到中共当局许可的情况下公开谈论疫情;在中共下达内部指令之后,中国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起源的学者与外国同行的合作研究就全部中断,至今没有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