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名120人 澳报告揭中国如何培养洋网红为其政策背书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伴随网络和社媒平台影响力的上升,一批"洋网红"正成为中国政府强化对内与对外宣传战略的一部分。他们是如何对这些洋网红进行培养的?洋网红又是如何为党国宣传背书的?最近,澳大利亚的一份智库报告揭示了中国在其中采用的各种手段。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24日发表一份调查报告,名为《照中共歌单唱歌——外国影响者在中国宣传体系中的作用》(Singing from the CCP’s Songsheet - The role of foreign influencers in China’s propaganda system)。报告作者通过中国主要视频流媒体平台,如哔哩哔哩、抖音、西瓜等,收集了一百二十多名拥有活跃账户的洋网红名单,并对其内容进行了研究。

报告发现,这些洋网红正在接触越来越多的国际受众,其中一些在中国拥有数千万粉丝,在海外平台上拥有数百万粉丝, 尤其是在 TikTok、YouTube 和 X(以前称为 Twitter)上。而中共在这些社媒平台上,已“识别、利用和积极发展拥有数百万粉丝的外国影响者作为其独特的宣传资产”,利用这些洋网红的受欢迎程度,消除国际对其批评的声音,宣传党的“主旋律”,增强其在国内和国际上的影响力。

报告提及,一名以色列视频博主高佑思(Raz Gal-Or)在其视频博客中走访了新疆阿克苏的一个棉花种植田。高佑思:“好高兴啊!你有多少块地?” 新疆人:“我自己的980块(亩)地。”



报告提及,一名以色列视频博主高佑思(Raz Gal-Or)在其视频博客中走访了新疆阿克苏的一个棉花种植田。(报告截图)

高佑思曾在2021年被《纽约时报》点名,为中国宣传辩护,反驳对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文章指,他的家人与中国政府存在紧密的商业联系。

报告还发现,中国政府还举办竞赛,以巨额奖金和其他激励措施,拉拢有影响力的人制作亲中共以及和党国立场一致的内容。其中2022年,中国政府为 “我的中国故事”大赛提供了两百万人民币的预算和数万元奖金,规定从至少十五个国家收集不少于六万个短视频,涵盖至少十种语言。

此外,报告指出,北京正在建立多语言影响者工作室,以孵化国内外网红。同时,中共在有效地利用国内大学的国际学生网络,将他们作为潜在人才库。

报告还发现,在中国培养俄罗斯网红是中共加强与俄罗斯双边关系以对抗西方战略目标的一部分。 洋网红在宣传部控制有关中国新冠疫情的国际叙事中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报告提到美国视频博主郭杰瑞(Gerald S. Kowal)。他在2021年3月15日抵达上海时,在其发布的油管视频中说“我现在很开心,因为我感到有自由。” “所有的新冠防疫在中国是全世界最有组织的。” 而当时,中国当局正因严厉的疫情封控措施受到国际批评。他的相关视频不仅得到官媒中央电视台的认可,也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转发推送。

报告认为,通过协调外国网红和其他传播者,北京希望建立一个统一的“合唱团”,能够比中国传统的官方媒体更有效地宣传政党叙事。正如一位中国官媒编辑所言,其目的是“培养一批能够在关键时刻站出来为中国说话的‘洋嘴’、‘洋笔’、‘洋脑’”。而北京的最终目标就是“维护中共控制的文化、话语权和意识形态,消除外国自由政治言论的影响,从而维护中共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