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陷入结构性经济衰退的国家,要多久才能崛起?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现代经济塑造一个人的价值观和幸福度,在某种意义上,也考验着它。

今天的我们已经习惯了现代经济塑造的一切幸福生活方式,尽管你的压力和焦虑可能比以往更多,但你大概率也承认,今天的生活和娱乐方式,是远超过去的。

这也由此带来了一个更重要的话题,那就是由奢入俭难。

自引入市场经济四十多年来,我们几乎没有经历过“经济衰退”,哪怕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对普通人的感受也并不深刻。

到今天,一些经济结构性的问题不可避免开始浮出水面;房地产、债务、老龄化危机等因素无一不影响着我们的未来,而今天的答案似乎也呼之欲出,当我们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增长,经济转型所带来的阵痛,会对一个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当年轻人开始热衷于烧香拜佛甚至是躺平摆烂的时候,经济奇迹又该如何重塑?

带着这一问题,我们有必要看看我们的近邻,日本是怎么做的,以及日本社会的年轻人,又经历了哪些变革。

关于日本奇迹,保罗·约翰逊曾总结了若干个原因:各种发展要素很完美地结合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段里,它是我们审视现代日本的一个基础。

到1953年,日本完成战后重建,只比德国落后4年。然后便开始了一段20年的发展时期,在这20年时间里,日本平均年经济增速是9.7%,这几乎是战后时期任何重要工业国家发展速度的两倍。

而真正能够与日本相比的,只有美国经济1929年之前40年的辉煌增长。

日本经济奇迹是建立在汽车的基础之上,日本客车生产在1966-1972年那段高度紧张的时期以每年将近29%的惊人速度增长,日本汽车拥有量也每年增长三分之一。

日本的经济奇迹包括高比例的固定资本构成,其中很少非生产性的投资、适度的税收、很低的国防和行政支出、很高的个人储蓄率,并通过银行系统有效流进了工业。

在某种意义上,日本从近代以来就一直走在我们的“前面”,从明治时代开始,日本就成为了我们的一个标杆,最初是转型成功,接下来是制度优势,成为了“列强”的一员,几次战争之后,更戏剧性的是,日本明明是战败国,却在二战后的很短时间内,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是我们)

日本的经济奇迹,也被我们的后来追赶而上,但在人均GDP以及社会福利保障等方面,日本依然具备充足的优势。

而这些,确保了日本在陷入结构性经济衰退后,日本的年轻人还可以“低欲望”、躺平以及做一个“平成废宅”。

尽管今天的日本财富分化也相当严重,日本社会财富大多都藏在老年人手中,这也导致日本社会论资排辈十分严重,客观来说,这对日本年轻人不公。

但更多的,正是由于日本二战后的经济奇迹,才能够让今天的日本年轻人过上了一段相对舒适安逸的生活,尽管他们在经济收入上达不到父辈的水准,但和发展中国家的上班族来说,日本的最低工资依然保障了他们的生活“衣食无忧”。

但这样的景象,在我们这里还能实现吗?

日本的经济奇迹,我们有了;日本所面临的结构性经济衰退,似乎我们也有类似的征兆,例如人口结构和人口红利问题、福利社会问题、就业分工问题、中产阶级问题、中等收入陷阱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仅困扰着日本,也同样困扰着今时今日的我们。

尤其是涉及到人口领域,一个最悲观的答案可能是,大部分人口趋势都是不可逆的,生育是绝对的个人主观能力,强如日本每年在刺激生育上投入GDP的2%以上以鼓励日本年轻人生娃,但从这几年的效果来看,也不是很显著。

而更要命的是,我们的总和生育率早已经低于日本。

人是第一位的,生育是个人选择,日本可以鼓励生育,但也不可以强制生育;正如三十年前的计划生育那般,强制杜绝多生的代价,相信今天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也多少看到了一些不那么好的后果。

我们需要明白的是,结构性经济衰退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或者导致它发生的一系列问题,这都是一个正常社会,尤其是经历了经济高速发展、人口红利消失的社会,所必然要面对的。

正如经济学家辜朝明所说,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让经济永远无休止的高速增长下去,所以我们才应该让经济还能高速增长的时候,全力拼经济、拼发展。

原因很简单,因为一旦错过了这个红利期,未来只会更难。

一个更恰当的例子可能是美国,如今美国人均GDP高达7万美元,但经济增速每年能够维持在2%,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数字。

但对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如果经济增速只有2%,我们几乎可以称之为衰退,但不可避免的,随着边际效益递减,我们的市场经济红利殆尽,市场饱和也会随之带来,届时,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我们所要面对的生活和所经历的磨难,可能还会更多。

日本社会所面临的问题,人口老龄化、代际不均衡、年轻人缺少向上流通的空间,思想保守固化等等。

而老龄化社会意味着,财富集中在老年人手中,而整个社会的消费力就会减弱。

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一书中说,美国人之所以过了60岁还能够开心地出入单身酒吧,是因为不论男女,他们都有着旺盛的欲望,都想着再好好享受一下人生。而60岁的日本人在干什么呢?牵着比猫还小的狗在家附近散步,在阳台上养着兰花,这些朴素的兴趣就能让日本国民非常满足。

而我们其实也面临类似的问题。

我们60岁的人在干什么呢?每天做饭带娃,早上起来练练太极,晚上又去跳跳广场舞,哪怕是出门旅游,这些人也会选择更为经济的跟团游,对我们来说,同样也很难想象一个60岁的男士或女士,穿着好看的衣服,化着精致的妆容,兴冲冲地去单身酒吧。

除此之外,我们和日本一样,还面临着当年高速发展中所产生的债务。

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一书中写道:日本最大的威胁不是中国,也不是俄罗斯,而是1300万亿日元的国家债务。若一直放任不管,不久的将来,日本很可能将面临偿还不了债务的困境,到那时候,受害的就是年轻一代。

但戏剧性的是,欠下债务的并不是年轻人,甚至年轻人还享受不到日本高速发展时期的红利,但年轻人却要承担一个增长疲软的日本社会所面临的巨额国家债务。

按照大前研一的说法,日本老年人应该把财产的三分之二贡献给国家,将这些钱用于偿还国债,因为现在的日本老年人享受到的福利远远大于他们之前几十年缴纳的税金和社会保险费。

债务是一个长期性的问题,今年我们的地方债务也被频频提及,这也是因为房地产疲软所带来的土地出让金的降低,这也让许多地方感受到了债务的压力,因为过去土地出让金,一直都是地方增加收入的一个大头。

那么债务最终会如何“分摊”到个体身上呢?

按照日本的经验来看,除了年轻人要承担这个债务之外,可能也找不到别的人去承担,当然老年人也算,理论上看,债务越多,社会保障和教育等支出势必就会减少,这最终影响到的就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

日本为此付出了三十年的代价。

很多人对三十年其实没有太多的概念,上图是日本1960-2022年的人均GDP走势图,如果我们从1995年开始算起,日本这失去的三十年左右时间,日本人均GDP有倒退也有增长,但总体来看依然起伏不大。

对个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是出生于1995年的日本年轻人,今年29岁,那么很不幸的是,你出生的那一年,日本人均GDP是4.42万美元,我们假设这个阶段,日本工资大体在一万元左右,但很遗憾,因为你刚刚出生,根本享受不到这个工资。

差不多二十多年后,你步入社会就业,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如今的工资只有八千元,且这二十多年时间里,物价不断上涨,除此之外,你还面对的是一个论资排辈的职场,如果是你,你也很难不躺平。

失去的三十年,按照十年为一个代际来算,从90年代到今天,日本三代年轻人的梦破碎。

我们甚至还可以代入的更形象一点,90年代国内出生的90后到今天,过去月入上万很轻松,但今天你踏入社会发现自己拼死累活最多拿八千的收入,除此之外你还要养家照顾孩子等等,这种落差感,以及承受经济衰退的代价,几乎全部都由年轻人承担。

从电影《小偷家族》到许多日本电视剧,包括我们都熟知的《低欲望社会》、《下流社会》等等,从这些书籍以及影视作品,我们也完全能够透析日本社会的精神状况,那就是从上往下,慢慢的颓废和丧。

一个负能量的日本社会,对年轻人来说,几乎可以称之为绝望。

一代人经历衰退,一代人重拾希望。

已故史丹佛大学教授青木昌彦曾这样预言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的走向,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写道:我的判断是,过渡到新的制度体系需要一代人,也就是30年。

例如,日本的终身雇佣制发生动摇,曾经发挥核心作用的四五十岁的人越来越固步自封,而下一代人则需要试验各种模式,经过不断积累,历经一代人的时间,制度才会逐渐发生变化。

青木昌彦把这一变化过程的起点设定为1993年,到今年正好30年。

似乎也印证了青木昌彦的预测,日本2023年的加薪率为过去30年来最高,股市上,日经平均指数一度回升到33年以来的最高点,这些似乎都在印证日本经济的崛起。

但在人口结构上,日本所面对的困难确也是无解的,日本本可以通过移民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老龄化社会的日本,在移民上也非常保守,更多的是接纳外国人打工,而不是发放永居签证。

更多的判断可能还在于,日本永远也不会回到之前的经济增长奇迹巅峰了,更多的,日本今天所面临的结构性难题,依然是无解的,除非未来能够研制出机器生产婴儿,但也还需要解决道德伦理难题。

老龄化是所有类似于日本社会的重大难题之一,新生儿出生率降低,导致了老龄化,而现代人的娱乐和繁重的工作,也导致无法给过多的母爱分担给几个孩子。

今天我们可能陷入的结构性问题,人口、福利、工资、资源利用率等等,这些问题的解法不从一而终,哪怕是日本探索多年也没有很好的答案,但其后果,对社会里的所有人来说,可能都将是一场煎熬。

日本避不开,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