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自认放眼全球“风景这边独好”遭网民群嘲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今天,用网传一位清华退休教授撰写的春联开篇。上联:去毛病普天同庆;下联:除恶习大地回春。横批:国泰民安。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 REUTERS - CARLOS BARRIA摄影

有网友表示,这幅春联道出了中国人民的心声与期盼。还有一幅道出亿万股民心声的春联如下:

千股跌停辞旧岁

万众套牢迎新春

横批:蒙在股里

2月8号,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春节团拜会上发表讲话时说:即将过去的兔年,中国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果断实行冠病疫情防控转段,推动经济恢复发展,经济总量超过126万亿元,粮食总产量再创新高,就业、物价总体平稳,放眼全球仍然是“风景这边独好”。

有网友发帖说: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好,而是“独好”。网友@陈建龙发帖说:正儿八经的正了正“新装”,但没照镜子。正所谓砂锅里炖驴头——肉烂嘴不烂。

另有网友发帖说:不要仗着自己脑袋有问题就为所欲为。网友@某村普通村民发帖说:股价大跌韭菜跳楼,房地产烂尾欠债过万亿,失业创新高,外资大举撤离,创纪录走线偷渡美国,富豪移民,韭菜失业睡大街,新年不可除夕,回乡遭天谴暴风雪堵车,塞了五天回不了家,还真是“风景这边独好”呢!

网友@caijingshujuku发帖说:死亡螺旋开始绞杀,中国经济大萧条进行时……现在很多举措都是石破天惊的。比如住建部把地产的调控权利赋予地方,这是过去没出现过的。再比如,目前出台最新的举措,让外资可以持有这里金融机构股份比例,甚至可以控股金融机构。这是20多年来不曾出现过的,这就是金融开放。

但是。在这里经济持续崩塌的现环境下,在外资的信心持续的崩溃现状下。一切所谓开放的举措,一切所谓利好的举措,已经无法提振任何外资任何信心了。

为什么曾经华尔街和这里关系如此紧密?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华尔街渴望深入这里的金融市场分得一杯羹。如今已经开放了,但整体环境已经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国际地缘政治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在共同改变的前提下,再开放已经无济于事了,因为这里已经成为西方文明的头号公敌。这里经济长期衰退已经成为了世界普遍共识。从去年年初,包括摩根大通对这里持有悲观的言论之后,随后保罗克鲁格曼也指出,这里将发生长期性衰退。再之后是拜登,再之后是耶伦,再之后是日本和韩国做出了紧急应对的举措,最后是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了这里的评级。当欧美甚至日本都出现了通胀时,这里相反呈现的是大通缩。这给整个的外资和各个机构呈现的是怎样的场景呢?就是曾经日本衰退的30年,但即使当年日本曾经经济衰退,保罗克鲁格曼也指出,日本企业仍有持续创造财富价值,仍然能够修复资产负债表能力。失业率非常低,福利保障是非常完善的,日本和这里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而这也已经成为了整个世界的共识。

再看目前各个股市反应,印度股市成为世界第4大股市。日本股市屡创新高。且不说美国股市。而这里股市已经到达了2800点的保卫战,叠加地产崩溃对整个经济的冲击,也已经成为了整个世界的共识。所谓政策就是掌权者拍脑袋,说明毫无法治规则,今天能放开明天就能收回。不要小看共识,共识决定一切,共识也决定一切信心和预期。当时为什么这里成为世界工厂价值洼地,就是源于整个世界对这里的共识,具有强大的增长潜力,最终才促成这里成为世界工厂。当这种共识一旦消失,甚至共同认为这里呈现经济大萧条、债务大通缩陷阱时,一切将无法扭转。这里不会再吸收任何的外资,任何的金融资本,相反,是持续疯狂的出逃,这才是一个经济体面临的最可怕的场景。当然,这是一个持续累积的过程。

从摩根大通、高盛等机构对这里经济持有负面的观点和预期,再到保罗克鲁格曼等顶级经济学家对这里经济前景产生质疑,随后就是拜登说这里的经济犹如一颗定时炸弹,之后耶伦访问这里,再之后就是日本、韩国针对这里可能爆发风险成立紧急小组,最后是惠誉国际机构对这里下调评级,都是一步一步形成的。最终就是整体型的看空,还不包括政地缘环境对这里的冲击。

趋势已成。国运逆转下,没有太多人可以幸免的。远的不说,可以看看现在很多城市每天清早在大街上等着找工作的农民工。再去看看目前很多跑到图书馆里假装上班的中产。再看看越来越多异常焦虑渴望卖房套现的群体,这就是我们的共生图。只不过这个共生图被所有媒体和舆论给封杀了。

政治体制决定经济高度,经济发展已经触及天花板,接下来就是衰退。更何况政治在倒退。这次的衰退深不见底。经济越差,政治越左,政治越左,经济越差,死亡螺旋。

一个时代落幕了。会落到每一个人身上。

网友@异春秋引用《韩非子·亡征》中的一段话发帖说:“大心而无悔,国乱而自多,不料境内之资而易其邻敌者,可亡也。”

@异春秋将这段话译成白话如下:狂妄自大而不思悔改,国家混乱却自吹自擂,不了解本国的真正实力却轻视周边敌国的,则政权极之可能消亡。

最后,就用一首题为《当一个草包飞在天空》的诗作结束今天的节目,作者马启代在诗中写道:

当一棵草飞起来

一定不是因为它有了翅膀

当一个草包飞上了天空

一定是许多草有了妄想症

假如地上的草为之鼓掌、欢呼、膜拜

一定是草地被严重污染

当草包成为一群草的代表

肯定地上的草已经疯狂

一个草包要与太阳一起飞翔

这荒诞的一幕正在上演

没有一个草包

能让人长久仰视

草包的悲剧

也是草们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