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完屎用卫生纸擦屁股,是不是资本主义的骗局?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拉完屎之后擦屁股是不是资本主义的骗局?

不是。

但用卫生纸来擦,确切是资本主义的产物。

01

证据就是在“拒斥资本主义”的地方。

如苏联,人们一直很少见到厕纸的身影。

前侵华日军、漫画作者斋藤邦雄,在描写西伯利亚劳动营回忆的篇章里,曾提到日本战俘卫生纸短缺的状况——日本战俘在劳改初期,消耗完自身的卫生纸物资后,得不到任何来自苏联的卫生纸供应,到了无纸可用的境地。为了方便,日本人想尽办法挖地三尺搜罗白桦树叶、纸币代替厕纸。

这并非是苏联人有意虐待日军俘虏,而是苏联人自己上厕所也没纸用。

斋藤邦雄写道:

劳动营里从苏军普通士兵到所长大尉,不管男女兵、不管大小号,都不用厕纸。裤子一脱一提就完事。

而且苏联人擤鼻涕也从不用纸,用手指按住一边的鼻孔,然后用力一“哼”,鼻涕一下就冲出来了。



苏军的卫生状况与日用品供应状况,让卫生条件在参战工业国中本就很一般的日军底层士兵也为之震惊。

如果说这是因战时条件艰苦,战后百废待兴,后勤和卫生用品生产没跟上,确实无可指摘。

但厕纸的稀缺,却像一条绷紧的风向标,贯穿了苏联国载的始终。

02

苏联的纸类生产在战后有了持续发展。

1956年,苏联的纸张总产量为193.3万吨;1988年达到630万吨。

增长幅度看起来不小,但要知道,山东省2022年纸及纸板生产量为2015万吨。

苏联这一最强大、工业最发达的社会主义大国,面对近三亿人口的内需,每年纸产量不足如今山东省三分之一。

直到解体时,苏联每年生产的纸浆,也仅和瑞典一样多。

而苏联控制下的东欧国家的纸张产量(延伸阅读 令人震惊的客观事实:华约国家除了俄罗斯全部加入了北约),仅相当于瑞典的一半。

抛去工业用纸和办公、文印用纸的卫生纸数量,则更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直到1969年末,苏联才从英国引入第一台卫生纸生产设备,但其卫生纸不仅产量低迷,质量也十分低下,小部分高端生产线仅面向出口和莫斯科、圣彼得堡的极少数特权群体,大多数苏联人用的厕纸都是劣质不堪的草纸或其他硬纸。

80年代,赴苏联留学生在苏联往往会惊奇地发现,苏联生产的劣质草纸又硬又薄,还要排队买,当时被国人戏称为“金刚砂牌手纸”。

这还是存在有限卫生纸供应的莫斯科。

在供应更加紧俏的苏联广大地方,连这种劣质草纸都见不到。

80年代我有幸奉派到苏联留学,在首都莫斯科我惊讶地发现,发达社会主义工业化国家的男女们,竟然也在排队买类似的劣质草纸。

而且质量还不如中国——更薄、更硬、吸水性更差!

看到有朋友评论说,我回忆的70年代的中国是〝前三个馒头〞,那请问80年代的苏联是第几个馒头呢?

计划经济的草纸,你还有印象吗?

中国学者黄苇町说:

苏联面向大众的消费品质量低劣,供应紧张,苏联老百姓每年用于排队购买食品和牙膏、手纸等日用品的时间,相当于1500万劳动者的全年工时。

纸张是一种很初期的工业品。

其纸浆所需的原料,如针叶树木材、草类、韧皮纤维等,在地大物博、森林资源漫山遍野的苏联本储备十分丰富,但苏联连最基本的厕纸都无法做到充分供应。

03

苏联这种深刻的短缺记忆,已经成为一种符号,深深刻印在了一代人心里,成为全世界对物资短缺和日用品紧张的代名词。

美国前情报官员科夫勒,形容疫情爆发初期美国国内口罩、卫生纸脱销的混乱商品供应状况时,曾这样说道:“我们国家正在变成前苏联!”

类似的状况至今还在继续,至今仍在“拒斥资本主义骗局”的古巴,一旦陷入经济短缺,就会出现厕纸危机:

古巴国企官员称,该国深陷严重经济危机,厕纸告急,而且这种状况有可能持续到年底。

因原料的匮乏和生产技术的低下,古巴国内少数生产的卫生纸质量也都非常劣质。

许多国内旅游博主的古巴旅游提醒事项中,都不忘单独提示:注意这里的厕纸!







04

在另一端的朝鲜,大城市商店虽然能买到中国产的卫生纸,但价格往往十分昂贵,非一般平民能日常消费得起。

在严格实行人口流动管控、进城管控的朝鲜广大农村,用树叶也是很普遍的常态。

在朝鲜公厕中,没有人使用卫生纸,大都是报纸。显然,卫生纸在朝鲜都是奢侈品。机场的公厕虽然有卫生纸,但非常劣质。

而近邻的韩国,自九十年代开始造纸工业以成倍规模扩张,在千禧年时造纸就达到年千万吨规模,让朝鲜望尘莫及,超过苏联,也超过今天俄罗斯。

作为一个相对边缘的美国盟友和小工业国,从制糖到造纸到纺织,一国在轻工业等领域,全方位远迈苏联及其整个阵营;造车造船和半导体等重工业数据也不遑多让,人均收入和cpi更让任何一个未受资本主义毒害的国家都可望不可即。

可见“资本主义骗局”威力之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