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data/radio/album/03/96/396_120_120.jpg?rand=8592">
总节目 27 总播放 19812 总点赞 0 总评论 0

2023-10-05 13:17:36 播放 491 评论 0
0:00

屋后是片松树林,我数了一下,有十二棵。是塔松,英文名SPRUCE. 从窗内望去,隔绝了喧嚣的马路,仿佛住在林中。

这些树像天然的栅栏,把我的后院围起来,因为是长青的,不落叶,冬天也围得很好。

这些树肯定是当年建房时建商种的,树下有浇水的喷头。经过三十年,树已经长得参天,树下的喷头早就藏进树根附近的腐土落叶里。我每年春天,开喷水系统,喷一下,秋天关喷水系统,再喷一下,如此而以。早已失去灌溉功能。

想必当年还是树苗的时候,是园林设计的。铺了黑色的碎石,树苗栽在其中,四周埋了喷头浇草。现在我需要碎石装饰阳台附近,就拿把铁锹去树下挖。

十二棵树有点少,靠西边可以看到马路和对面的房子。我买下这座房的第一年就买了棵SPRUCE栽在空缺的位置,第二年又买了一棵。等待它们长大,把院子更彻底围起来。我买的是最小的树苗,当年六块钱。朋友说,等它们把院子挡住,说不定你都不在世了。

我不在乎。我是有耐心而执着的人,一件事可以做一辈子,不是这件事会成就什么,而是做事本身让我活得充实。买树的时候,它们只有膝盖高,我让女儿和它们照了张像。我说我要看着女儿和树一起长大。

如今,女儿已经是大姑娘,前两天穿着绿色的低胸礼服参加毕业舞会,亭亭玉立。朋友在微信说祝贺,我站在净水的河边钓鱼等女儿,说我有种想哭的感觉。

那两棵塔松,确实如朋友所说,长得非常慢。每年春天,会在顶部窜出新枝,我就会在身体上比一下,长到腰了,长到肩膀了,前两年,经过七八年,终于长到和我一样高。而且它们越长越快,树苗时一年就长几寸,现在一年能长一两尺。看样子马上要和旁边的树连上,形成屏障,虽然还不算高。

我在刚买房时买了三棵树,后来不再买,因为我发现树苗其实会天然在地里到处生长的。

房子附近有棵槐树,草地里就经常有槐树苗窜出来。我就在阳台边留了两棵任其生长,没几年,就长得手臂粗,形成屏障,隔开我和邻居的房子。邻居越南人,夏天喜欢请很多人在后院爬梯唱歌,我就隔着树听到音乐。他们有时唱中国歌。再过一两个星期,槐花就开了,前两天学会发面,今年想试试槐花馅的包子。

三年前,菜地里长了棵树苗,不知道是什么树。我用APP照了像,说是桑树。我就留着,现在长得一人高。还没有开过花。桑树有公母,等到开花,就知道是公母。如果是母的,年年可以吃桑葚。

塔松的种子吹过来,也时不时从地里出苗。我发现,就移植到松林的附近。比较难。一是移植后会自己死掉,二是太小,割草时不小心会割掉。终于有一棵幸存下来,现在已经齐腰高。

去年去黄石,我从黄石带回两棵松树种子。现在有一棵已经在花盆长到一指高。我起名这棵树黄石。我们生命中有许多事,事过去了,人散了,树还在。

每颗飞到我院子的树种,发芽,生长,那是和我的缘分。上帝给予的,大自然给予的,都是缘分。我是随缘的人,它们来了,就看着它们生长。它们不说话,我却觉得它们来是有目的的。

和一棵树偶遇,和一个人偶遇是不同的。人的偶遇会有很恶心的结果,树不会。

评论
评论不支持HTML代码
注意: 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快来发第一条评论吧!